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叶蓝】《最土气的告白》4

上一章

下一章



Chapter4

 

彼时,蓝河尚不知道在某个神秘的匿名论坛,他跟叶修那段阴差阳错撞在一起的对话掀起了多大的腥风血雨,这会儿正在头疼的计算着下月的材料计划表。兴欣多了两名退役大将掺和,猥琐招式手到擒来,刷新下限驾轻就熟,俱乐部里留守少年面对这鸡飞狗跳的混乱局面苦不堪言。


他侧头看了眼正在浴血奋战的笔言飞,苦大仇深的茄子色儿脸叫人忍俊不禁。


“别以为我没听到啊,蓝河快给我收收你那小媳妇儿笑,不然我对付完这帮小王八蛋就过来收拾你!”依旧注视着眼花缭乱的屏幕,嘴里骂骂咧咧,手上的操作的精准性分毫不减。


 “二笔你再分心这周没收成就只能让你洗干净跪在大春床前了”


 “要肥皂吗?友情提供噢!” 


 “蓝河你好狠的心!当初叫人家小笔笔!现在………哎哟!” 

又被隔壁桌剑客一个脚踹了个暴击。


“蓝河,坐标2278,1149”春意老发话了。


 “好的大春!没问题的大春!”

蓝河乐得抛开头疼的excel,麻溜儿的刷卡上线,一气呵成。

 

同样水深火热的是蓝溪阁的另一位。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当初撂下狠话说了要轮你就一定不会放过你。 


网游最讲究的就是快意恩仇,爱一个人就执子之手踏遍山河,恨一个人就坚持不懈墩你到地老天荒。而绕岸这厮,仗着自己好歹也是过气高玩,凭着打娘胎里自带的一股子傻逼之气依旧大放厥词。可惜,这货被蓝溪阁跟兴欣公会的两方势力心照不宣地夹击,被堵到连去趟厕所回来都能墩回复活点。之后没了脾气,很是消停了一会儿。


看来兴欣的群众路线走得不错。

 


上林苑这边,叶修正在收拾东西。其实行李稀稀拉拉并不多,收拾起来才发觉好似一点生活的气息都没有。两年的积累只有刚刚够换洗的衣服加上兴欣的队服,桌上的烟盒已经空了,几件洗漱用具干脆扔掉,剩下最私人的物品也就算得上那枚冠军戒指,被他随手扔进了行李袋。


“哎,我说……”老魏翘着二郎腿坐着床上吞云吐雾看他一阵忙活,几次想张口,又被一口烟堵了回去。


“年纪大了说话都不利索了?”他继续往那个看起来蒙了一层灰的行李袋里扔着不知名的东西。


“臭小子你也比老夫好不了多少,我说你真就这么退了?不会来个三进三退吧?”


“我是那种不要脸的人么…”慵懒又漫不经心地捏了捏空烟盒“给根烟”


“嘿我说,别说得跟自己没搞过似的!别人都能说这句,就你不行!”


“老魏同志麻烦你注意用词,还有烟灰磕床上被老板娘骂了别赖我。”他点燃了烟,深吸了一口。


“你大爷,快滚!”

 

门被推开,陈果跟苏沐橙率先进来,后面跟了兴欣的一众人马。这俩仗着今天特殊场合,气定神闲丝毫没有掐烟的觉悟。


果然老板娘也不跟他俩计较,眼刀一剜并不制止。还是方锐先开了口。


“叶家大少爷,我们特意来给您送行,连老关都来了,这阵势还满意吗?”


“挺好挺好,应该再买两串炮竹,庆祝这祸害远离人间!”


“记得常回来看看呀,不过我猜每周比赛你肯定不会落下的。”沐橙也笑着说。


“好好带领兴欣。”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我跟沐姐姐这黄金搭档!三连冠都拿给你看!”


“老大你继续回来给我们当指导啊!” 


“没事儿来竞技场切磋。”


“好说”


“叶前辈,还继续玩荣耀吗?”


“那必须啊”


陈果眼眶有些酸,喉咙发紧也不太想说话,趁众人挨个跟叶修拥抱告别,悄悄缩在了后面。她看着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男人,整个人好像消瘦了一些,侧脸的线条明显了,刚理了个头,比起那会儿虚胖的宅男形象显得清爽了不少。老老实实睡了几天好觉,也不再一脸菜色常年熬夜的样子。此刻穿着有些旧的纯色棉T,一条灰色的宽腿裤,一双门口超市买来的人字拖,就是一个可以随时淹没在人群里的普通人。


她看着他平静的告别,刚整理完行李还带着灰的手,也毫不在意的拍在他们背上,嘴角依旧带着一贯的笑说些不痛不痒的家常话。她极力抑制住那些深情,只是塞给他那张薄薄的卡。他迟疑一秒,然后抬眼看着陈果,扬了扬手里的已经有着淡淡划痕的卡轻声道了句多谢。


并没上演所谓的十里长街相送,也不是长吁短叹的把酒言欢,甚至算不得一个仪式,他就已经带着那个旧旧的行李包离开。


也好,那些离别断肠的话,不讲也罢。

 


近乡情怯。平时荣耀里见神杀神的大魔王这会儿也蔫了。有点儿像刘小别见了王大眼,孙翔见了冯宪君,平日玩世不恭但也有骨子里带的敬畏。大脑里翻江倒海上演种种可能性。


好在并没有预想的可怕。家里的老头子这么多年早被磨没了脾气,老太太更是一见就红了眼眶,连半句重话都舍不得讲。彼此也都心照不宣不提当初那些陈年旧事,也多亏了叶秋特意请了假赶回家,一时家庭氛围竟无比和谐。倒是小点,当初舔他一脸口水一身狗毛的家伙已经不在了。


直到下午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盯着那片十七岁以前熟悉的天花板,他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想着父母一副快30岁了还没对象你可长点心的表情,又觉得好笑。他自己清楚得很,照自己这性格,要真谈恋爱人姑娘得炸。单凭有事靠网络没事靠心电感应交流这么一出已经够他被挂上天涯了。更何况荣耀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远在G市的这天,蓝溪阁的公会团刚打完BOSS早早收了工,大家趁着这会儿风平浪静纷纷下线睡觉。值班的就只剩下悲催的蓝河一个还是苦战材料需求清单。


真是摸鱼一时爽交稿火葬场。


他的蓝桥春雪号并没下线,想着一会儿把公会贡献等级制度也更新下。不知道哪位壮士老是踢断网线,耳麦里不时传来好友上线下线的声音,他嫌吵便干脆关了声音。


晚上干活最容易饿,整理完资料肚子已经咕咕得想造反。二十来岁身材匀称的少年郎还属于想吃就吃的任性阶段,等从茶水间翻出平日储备的泡面又呼哧呼哧吃完,电脑屏幕已经一片漆黑休眠待机。


蓝河右手习惯性按上鼠标,手腕轻微晃动,一个窈窕身姿丰乳肥臀的守护天使手持战斧身踩七色祥云乍现。


卧槽,忧郁小猫猫。

 


PS:第一段写自锦帆因为我卡了233

评论(9)
热度(235)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