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1

*娱乐圈狗血包…养paro

Chapter1
 

深夜,整座城市已将白日的喧闹化为夜晚宁静的蛰伏,然而永远在加班大楼排行榜名列前茅的广电大楼却依旧灯火通明。

叶修刚刚完成了今天份的工作任务,这会儿精神还算不错,哪怕长达八个小时的录制也不见一丝颓势。他向还在片场收尾的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道了声辛苦,这才算是彻底结束了今天的工作。

作为圈里的老人,这人多年来保持一贯画风,丝毫没有点儿明星的觉悟。就连浑身上下唯一还算带有明星特质的墨镜,也是被狗仔盯梢盯烦了才随手买的。哪里像是其他的艺人,录段五分钟的通告都恨不得带上两名助理,一个负责拎包另一个负责倒水。

叶修两手空空,又嬉皮笑脸去化妆室蹭了回卸妆膏,免不得又要被化妆师玩笑般心疼的数落几句。

临走前按照惯例去放水,他刚拉下拉链,听见有人走进了洗手间。

叶修也没回头,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可刚掏出来就感觉到自己被浓烈奔放的视线死死盯住了。他心理素质虽然好,可还是不太能接受在这种灼灼目光之下继续该有的动作。

今天怕是得辛苦自家兄弟憋一憋。叶修重新把东西塞了回去,拉上拉链,转过身来。

“有事儿?”

这才抬眼看清那人的模样,看上去也就个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个头与叶修差不离,身板儿单薄了不少。五官倒是精致,不过俨然一副当下奶油小生的千人一面,丢进一群男明星里玩人脸连连看都能为难死人的那种。

大概是对叶修仰慕已久,也有可能想攀上金主好一路腾飞,总之脸皮子浅得很,扭捏着不肯说话。

叶修并不想搭理他,干脆转身走到洗手台,洗完了手对方却依旧没什么动静,叶修这才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了静静的几秒。

到底还是年轻,被叶修那审视的眼神逼得退缩了。小伙子低着头,小声说了句“不好意思认错人”就像火烧屁股一样冲了出去。

对比以往花式求包养的路数来说,今天这位小哥明显羞涩又客气,叶修暗自庆幸了一把,吹着口哨走向了电梯间。

 

他面对这样的性骚扰已经不是一两天了。

叶修年少成名,浸淫娱乐圈多年依旧常青,他的名字基本就是收视率的保证,多档节目只要换做他来主持,立马从起死回生被广告商追着喊着投赞助。

每到年末盘点,总有各种论坛试图分析过叶修成功的原因,不管是时机也好,巧合也罢,唯独达成共识无可挑剔的一点就是他的个人特色与人格魅力。

不过谁要是叶修的粉丝,心理素质需要十分过硬,自家正主上节目时花式拉仇恨,嘲讽技能无差别扫射,让那些流量小生的粉丝们一直怀恨在心,甚至一听说自家正主还要上他节目找虐就犯心肌梗塞,哭着喊着要给经纪公司寄刀片。

然并卵,谁让观众喜欢愿意买单啊。

经纪公司也不傻,往往都趁着这波配合营销卖一发人设,反而受益颇多。毕竟谁爱看一堆明星在节目里明显端着明星架子还要假装真性情啊,放下偶像包袱在节目中豁得出去用心取悦观众才是真谛嘛。

也正是因为翻牌必火的金手指,叶修凭白多了无数自送上门的烂桃花。

早在前几年,某女星因为主动投怀送抱未果之后恼羞成怒,私下向媒体透露口风说叶修的性取向成谜。

不料叶修干脆顺水推舟,直接开了场新闻发布会坦坦荡荡地承认了确有此事,而这条踢爆娱乐圈的劲爆消息很快就登上了当年年度热门搜索榜。

而这场突如其来的新闻发布会成了他与老东家决裂的导火索,嘉世顺理成章,冠冕堂皇地借此对叶修进行雪藏。

作为嘉世曾经的一哥,叶修主持的王牌综艺很是红火,从一个无名小辈成长到拥有今天的地位与名气,不多不少也九个年头了。早些年嘉世还只是一家小公司,叶修一个人撑起了大梁,编播导加上后期全部一手包办。而之后,随着一档档爆红节目的产生,嘉世也逐渐壮大力量,站稳了脚跟,成为了娱乐圈里叱咤风云的豪门。

而此刻,叶修与老板陶轩却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娱乐圈里永远不缺乏个性,公司最头疼有个性难管教的艺人,他们只需要长着完美面孔的赚钱机器。而叶修只按照自己的意图来诠释节目,不配合炒作,也不肯违背自己的想法而盲目屈服,一纸合约拦不住他。

 

新闻发布会让叶修在Gay圈一战成名。

娱乐圈里基佬多,然而僧多粥少,好攻难找。甚至还有春心荡漾者接受采访时如此回复说:“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于是,一波备受鼓舞的勇士们前仆后继的来了。

 

叶修走到地下车库,依旧是那辆被全国狗仔熟悉的沃尔沃。好几年没换过车,被圈内评价为难得长情,毕竟车在男人心中的地位总是那么独特。

空旷的路上极少还有车辆行驶,眼看天色就要变亮,他为了抑制住上涌的困意,左手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按下车窗,把夹着烟的手搁在车窗沿感受夏日微凉的夜风。

姿势太过于惬意,他眯了一下眼睛,收工后的满足感丝毫没有被刚刚那出闹剧打乱,此刻他依旧心情很好地哼着小调。

等静静的抽完了一整只烟,他熄灭了烟头,顺手打开了车载烟灰缸上面的收音机。

 

“……所以说呢旅游这件事情需要提前的计划而且相对来说风险较大,虽然在七夕这种浪漫的日子会留下很棒的回忆可有相关计划的听友们还是需要谨慎噢!我想任何有心的安排都一定会得到另一半的认可所以不管各位看上的是男是女都赶紧约起来!不过比起相对花哨的约会方式来说,我倒是觉得吃一顿大餐更加浪漫呀你觉得呢周泽楷?”

“嗯……不错。”

叶修听着收音机里那段明显是重播的访谈节目,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也不知道制作方怎么想的,居然剑走偏锋让这两人搭档。如果是电视节目也就勉强忍了,好歹还能冲着小周的颜值欣赏,这广播节目难道要由黄少天一个人讲单口相声?

笑意被硬生生忍住,这回与公认无口的周泽楷搭档主持,倒真的是苦了黄少天。

“……好的那接下来也到了今天的福利时间,来自蓝雨训练营的蓝河将在今年夏天为大家带来他的首发同名单曲《蓝河》。在今天的节目中呢我们仅提供一个网络抢先听版本,希望大家等到七夕当天正式发行的时候来支持蓝河,同时也要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蓝雨!”

“嗯,还有轮回……”

正好车子驶入地下车库,电波的讯号被持续干扰着,收音机渐渐发出“呲啦呲啦”的白噪音。

前奏刚刚响起,却被切割成声音碎片,只能从断断续续的旋律里分辨出一个还算是温柔的男声。

这歌可怪难听的,叶修想着,顺手关掉了收音机。

 

蓝河出身于《蓝雨训练营》这档蓝雨旗下的选秀栏目,早几年选秀大潮席卷祖国大地的时候,他也是有过一批粉的人。

不过这年头的真爱粉太不专一,等到三个月热度消退,一夜爆红过后就开始面临后续发力不足的尴尬处境。圈子里的人也是一贯的见风使舵,一个比一个来得精明。眼见人气下滑,通告啊广告啊就替换上了风头正劲的小鲜肉。

就这样,蓝河已经在蓝雨训练营待到了第三个年头。

虽然如今的事业发展依旧不算一帆风顺,可他的心态比起刚进娱乐圈那会儿倒是平和了很多。因为性格容易相处,所以与留在蓝雨的训练生们的关系都处理得非常不错,更是收获了好几位贴心的好兄弟。

一直带领他们的经纪人是梁易春,平日里不苟言笑,惜字如金,自带一股领导气场。可相处得久了,蓝河他们早就摸清了他的性格是典型的面冷心善。

不仅平日里跟大家相处得融洽,大春这个绰号更是喊得全公司都知晓。

因为蓝河他们几人资质不错,为人又比较懂事儿,梁易春对蓝河和笔言飞、曙光等几名还在成长期的小毛猴也就多了一些私下的提点。

偏巧是这种无意识的亲近,也导致了蓝河被同期一个训练生的莫名针对。

可更不巧的是,人家的背后有人撑腰。

 

作为艺人,蓝河平时并不需要朝九晚五地在办公室里傻坐着,但是没有工作任务的平时公司也会给他们训练生安排一些集训课程。大春也习惯性每周五将他们召集在一起,了解一下各自的训练进度与工作安排。

周五的例会刚散,因为约好了几个人小聚一番,于是散会之后便相约公司附近的火锅店。

夏天嘛,就是要一边开着冷气一边涮着火锅才叫美味。虽然店内主打是四川的红油九宫格,但几个人都认怂,愣是点了一锅鸳鸯,还特意叮嘱下单的小妹妹只要微微辣就好。

“大春你给透个口风,最近公司的那条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二笔刚把那一大盘冒着冷气的羊肉切片丢进了锅里。

众人都盯着那满满一锅肉,但同时也竖起了耳朵等着大春的反应。

“什么传言?”

“哎哟我的哥哥,这时候卖什么关子,就是全公司都知道的那条!”笔言飞愤愤地戳了碗里的麻酱,还拿起筷子不满足地嘬了一口,众人都被这家伙逗乐了。

“二笔你的节操还有没有了……哥哥是你叫的么?”

“早没了,要不捡起来往锅里涮涮?”

“我不,我有洁癖我拒绝。” 

“都别打岔。听说叶修最近准备转型重来了?这事儿到底有谱没谱?”

“外头也传得风生水起的,说是组了一家工作室,挖了好几个人去。” 

“他组工作室干什么?真的要重出江湖啊?” 

“他不号称什么技术都会么,莫非想转型节目后期?搞不好还真能折腾出什么水花来。”

“那嘉世不得疯?”

“谁知道呢……”

调笑了几句八卦,锅也开了,阵阵肉香扑鼻。本着吃火锅也需要拿出打游戏时的疯狂手速原则,笔言飞也没继续追问,大家一时也不再说话,纷纷低头大爆手速捞起了肉吃。

“是真的。”大春看着这帮有肉吃没兄弟的人,幽幽地抛出一句惊雷。

大家都停下手中的动作,一时半会儿只听见锅里“咕嘟嘟”的沸腾声。大春不急不慢,夹起刚刚浮起的肉片,也不管大家殷勤的眼神,吃完了好几口才继续爆料。

“而且黄少最近的档期进行了调整,喻总亲自下的指示。”

系舟本是和蓝河同届的训练生,今年开始他已经逐渐转向幕后,跟着大春接手了一些经纪人相关的工作。他也顺着话题继续往下说:“我听说是叶修和我们公司谈了个合作,今天还让我们临时统计下周人员的档期,大家都在暗地里揣测说也许有什么动作。” 

“卧槽!!!”笔言飞率先发出一声嚎叫,引得隔壁桌好几个人侧目。

“除了黄少还统计了其他人的档期?我靠不会是来选人吧?”

“都说上了叶修的节目一定火,不行我可千万得表现好点,替咱公司争口气啊。”

“喂,你们想红的心不要太明显啊!”

“拉倒吧你,他不是组了家工作室要自己出品一档节目么?按理说不会用咱们蓝雨的咖呀。”

“是啊,他这么多年的人脉,不至于还要亲自选人吧?”

“叶修应该认识不少圈内的大咖,但是你想嘛,嘉世还有点儿影响力,艺人要是想去他那边的节目,公司不一定会同意,毕竟也不能完全跟嘉世那边撕破脸呀。”

“那不管,今天这顿就算我们哥几个提前为爆红预热一下!”笔言飞兴奋地一拍桌子,张罗着今晚彻底开心开心,“哎服务员,来一箱酒,再来两盘羊肉!”

“预祝兄弟们早日出头!干杯!”

蓝河还被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砸得有些懵,一时半会没回过神来。

这会儿系舟看着他们正一脸涉世未深地畅想未来,直觉里有种不放心。这次的机会虽然非常可贵,但想起训练营里的那个刺头,又多了几分担心。他想了想,低头特意向坐在旁边的蓝河叮嘱了几句。

“我说,去面试的时候你们可千万小心点儿,别又被人放冷箭了。”说完抬头看了一下四周,确保在这人声鼎沸的店里没有认识的面孔,才小声地再一次叮嘱蓝河。

“没事,我心里有数。”

蓝河拍了拍他的肩,一股暖意涌上心头。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个难得的机会。


评论(17)
热度(774)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