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2

*娱乐圈包……养paro

Chapter2
 

叶修与嘉世的解约,无疑是当下几家娱乐公司实力的大洗牌。

而与蓝雨这么多年来始终相提并论相爱相杀的对手微草最近风头正劲。

王杰希作为微草背后真正的决策者,这几年致力于微草的转型,从起初单一的摄影工作室到如今的全方位娱乐公司,都说微草的老板的经营思路比魔术师还难琢磨。

高英杰是微草近来力捧的新人,甚至有传言说他是王杰希亲自选定的下一任微草接班人。也不知从哪家营销号爆出的新闻,几乎占据了最近的热搜头条。

眼看对家风头正起,蓝雨必然不能坐以待毙。

喻文州手中的笔不停地转着,脑中却在思考叶修开出的那个谈判条件。

当初这人离开嘉世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心灰意冷准备退出娱乐圈,谁也没有想到他又带着一班刚刚出道的草台班子重新杀回众人的视线。

几天前叶修来了一通电话,说是组建了新的工作室,还附带了一份新节目的策划。

他仔细地看了看那份策划书,确实很有潜力,但风险也高。更何况,值不值得为此冒着与嘉世翻脸的险,他还是需要再权衡。

 

在叶修的印象里,他好久不曾来过蓝雨大楼了。

今天接到喻文州的电话说要当面详谈,叶修就自作主张地溜号了。一来想趁机躲开那些八卦记者没完没了的试探,同时有心彻底敲定这次的合作。

出师未捷,大牌明星落寞了之后又一次碰了壁。

因为临时起意,所以也没与喻文州约定具体时间,只能被面带微笑的秘书请到了会客室,说是喻总还在会议中,还需再耐心等待一阵。

不过也不能怪他,当初在嘉世的时候,公司还没发展壮大成今天的规模,跟老板蹲一间办公室吃盒饭这种事儿都见怪不怪的。再后来,公司把他当成宝贝般捧着,自然也不需要去预约了。

叶修在会客室里,有些百无聊赖。

他一贯不热衷摆弄手机,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打发时间的工具。还好会客室里有台电视,播放着蓝雨旗下艺人的各种节目和各种通告。这会儿正播到黄少天在屏幕里唧唧喳喳,他也颇有兴趣地看了起来。

 

蓝河忐忑地进了电梯。

昨天训练结束之后大春过来通知他,说是喻总想针对近期几名新人的表现进行一次约谈,了解一下近期的工作状态。

系舟看了看蓝河有些发紧的面色,只好又安慰了几句说这是蓝雨一贯的亲民传统,让他不要紧张。

尽管如此,蓝河依旧十分忐忑。

喻文州虽然被外界宣称是公司员工最想嫁的钻石王老五,匿名的人气投票比黄少天的票数还高,平时在公司打招呼都是一脸亲切的微笑,但大家也都知道在笑面之下的雷霆手段,在他面前还是不敢造次。

而最主要的原因,蓝河心知肚明。

实事求是地说,自己对这次首发单曲的前景并不看好。如今唱片市场并不景气,除了剑走偏锋独孤求败的广场舞金曲还能引起一点水花儿,连曾经叱咤华语乐坛的各种天王公举们发片前都得再三衡量。

况且这次也只能算是公司小规模的一次试水,这首歌一没拿到偶像剧主题曲,二没人气MV加持,只能算是一首从词到曲都中规中矩的小情歌,简直完美地避开了任何一个可能的爆点。

但他没有任何挑剔的立场与权利。

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能首发单曲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

蓝河在很用心地完成前期的录制之后向家里报喜,家里人才不管什么热度榜,什么点击量,能出专辑就是不错的。蓝河妈妈拿着单曲的名字跑去找了个什么大师测字,结果被告知这歌命里带衰,除非有高人扶持否则必扑。

蓝河妈妈一脸愁容,在蓝河的逼问下才道出事实的真相。

尽管我们沐浴在社会主义的普照光芒之下,蓝河还是被那狗屁大师的预测结果深深地伤害,心理阴影面积不可估量。

蓝雨虽然对他不错,可若是不能就此趁机翻身,怕是之后也很难再拿到较好的资源。蓝河悄悄地握拳给自己打气,推开了会客室的大门。

 

门被推开的瞬间,叶修以为来人是喻文州,正好抬了头。

蓝河也刚好看到了屋里的那位。

哎?!

勉强按捺住内心的震惊,手还放在门把手上没松开,蓝河没忍住重新看了眼门牌上的会客室几个字。

“进来吧,你没有眼花。”叶修看着蓝河一连串的动作,也甚是好笑。

“噢,好的……”蓝河懵懵懂懂走进了会客室。

果然这人私下的样子与电视上截然不同,明明是普普通通能丢进人海里找不出来的那号人物,偏偏在镜头底下那么有独特的人格魅力。真人比起电视上要稍微消瘦一些,倒没粉丝们调侃的虚胖那么严重。不过估计是最近在加班熬夜通宵,脸色没有了一些修饰确实能看出一丝疲态。手中的打火机显然被当作了过干瘾的烟,夹在左手食指与中指之间。一副说走就走上街买菜的打扮,着实亲民,也不知道节目上那个王者气派是怎么出来的。

其实老早之前,叶修还在嘉世时蓝河就经常看他的节目。虽然自家偶像永远是自己心中的最佳,但也不能不承认叶修的经验更为老到。

叶修也抬头不动声色打量了蓝河一下,很是清爽干净的一个小伙儿,看来蓝雨又被戏称为蓝宇,也不是没道理。

蓝河慢慢走了进来,找到椅子后坐了下来。

一旦错失了开口的最佳时机,再想起个话头就显得格外生硬。室内一片沉寂,只有挂在墙上的电视里还在播放着生动鲜活的画面。

这会儿虽然两个人都不说话,可不知怎么地蓝河竟有种手足无措的紧张感。他想低头玩手机来分散一下注意力,可又觉得有些不礼貌,只好装作很有兴趣地看起了公司的各种宣传片。

电视里的画面一转,播放起蓝河的单曲MV来。

什么情况???

蓝河顿时感觉五雷轰顶。

他心虚地看了一眼叶修,发现对方正津津有味地盯着屏幕,只觉得两眼一黑呼吸困难。

叶修看着对面明显变得有些拘谨的小青年,大概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存在让他有些拘束,就随意起了一个话头。

“咦?这首歌我好像听过呀。”

蓝河一颗红心生生被吊起了五米高。

“歌手的感觉还行,就是这歌写得确实不怎么样。”

哦。

还好这首歌的MV导演坚持走意识流的风格,并没有自己出镜,他故意装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僵硬的对着叶修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叶修一起看起了自己的单曲mv。

越看越觉得尴尬,特别是瞥到叶修不经意见一个摇头,蓝河只觉得脸上像是被泼了一层冷冷的冰雨。

他极力想扭转话题,拜托老天,可再也不要从叶修嘴里听到更多的评价了。

“叶老师也是来找喻总的吗?”

“你约的几点?”叶修继续把玩着打火机。

蓝河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我大概提前到了十分钟的样子。”

“那我估计是来的不凑巧。”他起身,冲着蓝河晃了晃手里的打火机,推门而去。

 

要跟聪明的人谈判,无疑是件烧脑的事情。

喻文州这人,连一贯自诩老奸巨猾的叶修也极少能从他手里讨到什么好处。

这次他过来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多方筹备的《兴欣一家人》已经开播在即,万事俱备。

这是叶修头一回尝试完全脱离屏幕只以制作人的身份参与一档节目。之前招兵买马挖到了一群新兵蛋子,这群新人倒是天赋不错,各具特长,但是要想让各家电视台肯为首次试水买单,收视率的保证必不可免。

毕竟粉丝才是第一购买力。

眼下播出权还没卖出,正在接触的几家平台都以为他是刻意想攥在手里坐地起价。可真实的情况叶修很清楚。

“我的想法是黄少天来当常驻。”

“不可能。”喻文州微笑着拒绝了他的狮子大开口。

果然被一口回绝。

“少天是蓝雨一哥,让他去为你们背书,风险太大。而且不是蓝雨出品,我们不可能投入这么大的成本。”

“大家可以当战略合作伙伴嘛。”叶修厚着脸皮继续谈条件。

“赞助商谈好了吗?”

“阵容都没敲定没法谈呀……”

“老奸巨猾。”

叶修对这句点评不可置否。

喻文州对叶修的实力无疑是认可的,但是目前来说,团队的劣势让他有些不放心。嘉世传出风声,重金买下了国外热门综艺版权,又积极从各家挖墙脚,似乎有对这个季度收视冠军势在必得的态度。

“少天只能参与一期,而且我需要拿到30%的利润分成。”

“你的心可以再黑一点啊。”叶修下意识去摸口袋里的烟,看了看对方明亮开阔的办公室,又忍了忍。

喻文州看了看明显犯了烟瘾的那人,按下电话让秘书送进来一只烟灰缸,同时又起身把空气净化器调到了最高档。

“既然担心收视率,为什么不自己上?”

“观众三百六十五天都能在电视上看到我肯定烦了嘛,而且你知道的,什么类型的节目都试过,所以才更加想试试不一样的玩法。”叶修也丝毫没跟他客气,立马点燃了一根烟。

“不怕输得一败涂地吗?”

“输?大不了从头再来嘛。”

喻文州定定看向叶修,细细思索了几分钟才开了口。

“利润这点我们可以再谈,不过我的退让前提是你们的常驻团队还得加入我们公司的艺人。”

“能抢下黄金时段播出吗?”

“这一点我尽力,重点还是取决于试片会的节目质量。”

“利润分成砍半,你们蓝雨家大业大不在乎这点。不过你们公司的人选,我要自己来挑。”叶修沉吟了一会儿,拍板做出了决定。


评论(5)
热度(479)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