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3

Chapter3
 

这年头,粉丝们都希望自家正主能不务正业专上综艺,毕竟除非你是真心双商堪忧,几期节目下来多半又会迎来演艺事业的第二春。

歌手在唱片行业如此低迷的情况下,也是另辟蹊径,各种明星歌手的选秀节目层出不穷。

而演戏上手虽然简单,可接拍青春偶像剧也是需要勇气的。除非你有惊天地泣鬼神的颜,不然准保被嘲得从此戒除网瘾强制无视全民段子手的损人功力。

 

蓝河知道这次的试镜机会非常重要。

果不其然,海选现场竞争格外激烈。

化妆室大门又一次被推开,蓝河一回头,妈呀,心中暗自叫苦不迭。

走进来的正是穿得格外风骚还跟着保镖的杨绕。

他脸上戴着宽大的墨镜看不清表情,可如果放在电视剧里,这会儿他就是出场自带“我是内定”BGM的男人。蓝河想着眼前场景配合着前一阵特别火的那首《You are my destiny》的戏剧效果,不由得嘴角上扬,又赶紧把内心的情绪收住了。

瞬时就感到一记锋利的眼刀剜来,他又忘了自己是被时时刻刻盯着的对象了。

蓝河也说不上为什么,蓝雨的新人那么多,他的发展又不算最好的那一个,怎么偏偏就成了这人的假想敌。

当时笔言飞分析说可能是对方的金主曾经打过蓝河的主意未遂,还生生吃了他一记三段斩。

不过对方似乎有些姗姗来迟,也没那么多闲工夫跟蓝河计较,急匆匆坐在了似乎是被预定好的化妆台,开始让两名化妆师工作,戴着墨镜穿着西装的保镖则一动不动地矗立在身侧。

 

“我靠这哥们儿谁啊这么狂?”

“我说怎么最大那个化妆台被人预订了呢,敢情是有后台啊。”

“你懂什么,听说他可是带资入组。”

“他是蓝雨的人?那岂不是代表蓝雨出的人选已经内定好了?”

“我看也是,怪不得那么狂呢。”

“也不知道卖屁股卖给谁了……”

“这还没火呢,在座的资历比他老的人不要太多,这也太嚣张了吧。”

 

周围几人还在小声地讨论,陈果拿着一沓打印好的材料走进了化妆室。

陈果是叶修身边的助理,按说这位助理的人脉远远不够应付大佬级别的通告,理应为了职业发展换一位更有背景的经纪人来辅佐,毕竟娱乐圈里会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不要太多。自从叶修离开了老东家嘉世后组成了兴欣,陈果一直包揽了他身边的各种琐事,可以说是亲信无疑了。

化妆室里的各位纷纷站起来向她问好,杨绕依旧安定地任由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捯饬。

陈果也不在意这些,直接向大家宣告了今天的试镜规则。

“大家下午好,首先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到今天的试镜现场。有机会能拿到此次试镜的各位都是非常优秀的演艺人,所以一会儿如果被叶修损哭请千万记住一定不是你的错。”

现场所有人配合地哄笑一团,冲淡了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甚至还有闹腾的直接喊了句“陈姐威武!”。

陈果利落地梳了一个高马尾,整个人都显得十分历练泼辣。

她也跟着大家笑了笑,“好了那我就公布今天的规则,两个人一组,时间为十五分钟,请大家准备一下简短的自我介绍与才艺,以及我们会有一道即兴发挥的题目,希望大家都能认真对待,表现出各位优秀的实力。接下来我宣布分组名单以及出场顺序……”

“……第九组,蓝河,杨绕。”

命里带衰这个评价也许真的挺客观的,蓝河心想。

 

直到两个人上场前,杨绕都是一副拒绝跟你搭档的态度,蓝河也就当今天只是单纯的陪跑而已,内心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趁着等候期间稍微准备了一下自我介绍,就安静地闭目养神起来。

很快,两个人被叫到了号码。

试镜的地点似乎选在了一间排练室,四周的墙壁都被镜子所取代。而在训练室中央是一排评审席,除了叶修之外,剩下的也许是制作人或者投资商,蓝河并不熟悉。

幸好喻总或者黄少不是评审,蓝河有点庆幸地想着,冲着几位评委一一点头,先开始了自我介绍。

“各位评委老师好,我是蓝河。很高兴今天能得到这次宝贵的试镜机会,虽然并没有参与综艺节目的经验,但希望能得到各位老师的指点。”

 

咦,这不就是那天在蓝雨的会客室撞见的小伙儿?叶修一愣,疑惑还没来得及出口,被坐在最右手边的胖子抢了先。

“现在的新人都这么没礼貌吗?”说话阴阳怪气的胖子正是这档节目的部分出资人。

蓝河心下一怔。         

大概是刚刚有些松懈,他只是看到评委里有人对他点头示意了一下开始。

“不好意思,是我太心急,抱歉。“蓝河面带歉意地笑了笑,不卑不亢地道了句歉。

站在旁边的杨绕十分看不惯蓝河这副模样,当着评委的面他也有些顾忌,只是偷偷翻了个白眼。

“行了,另一个自我介绍,然后就进入正题吧。”

每个人需要进行一段才艺展示,蓝河想了想,还是选择清唱了一首歌。

叶修越听越觉得有些熟悉,他仔细回忆着,终于从记忆深处辨识出了蓝河的声音。

这就是那天黄少天节目里推荐的那个小子啊,人长得倒是清秀上镜,怎么选歌那么没眼光,不过搭配着这张脸来听,接受度还不错。

典型的看脸下菜,也不知道那天是谁无意识的点评给蓝河造成了巨大的心理伤害。

其实叶修对今天死乞白赖非要当评委的胖子十分不满。

早在选拔开始之前他就向叶修暗示了自己已经有了适合的人选。这要是搁在几年前,叶修铁定当场翻脸,哪里由他在这兴风作浪的。但来之前陈果耳提面命,叫他事情没定妥之前千万不要得罪赞助商,这才让他暂时按下心中的不满。

虽然说有奶便是娘,但他的内心并没有松口,若真是任由资本当道,那一个从业者的职业坚持只能喂狗了。

肥头大耳的胖子似乎还想再刁难几句,看着叶修有意放过,只好暂时闭了嘴。

趁着杨绕的自我介绍和才艺展示,蓝河还是忍不住把视线移向了那个坐在评审席的人,比起其他几位一本正经的评委,这人吊儿郎当的坐姿格外明显。

两个人的视线短暂地交汇,又迅速地分开。

怎么老感觉这人最近在疯狂地刷新他的存在感呢。

 

“接下来是一段临场反应的考验,道具是两瓶矿泉水,你们可以选择用不同的方式来展现戏剧性。”

对于综艺来说,群众喜闻乐见的是嘉宾吃瘪。

不管是全程被遛得上天下地还是挑战各种极限不可能,只要你的表现出众,都能被认可。

而在完成这些任务的过程中,你的临场反应就更显重要。

一个无趣又寡淡的人,任凭后期各种添砖加瓦也救不了。

蓝河深吸一口气,迅速调整了一下状态,就暂且把这次看作是迈向黄少的一大步吧。

 

杨绕这人脑子其实转得挺快,他提了建议说两个人要完成30秒内一口气喝完一瓶水的小任务。蓝河也没多细想,答应了。

蓝河先上,一口气“敦敦敦”地往嘴里灌,一张脸都被憋红,最后一看时间,竟然还不错,正好27秒。

轮到杨绕的时候,他一边摸着刚刚被水灌满的肚皮,一边强压住要打水嗝的冲动。

不料杨绕那边突然笑场,仰起的头一低,大口大口的水喷到了蓝河的脸上。

“哎哟抱歉抱歉,刚刚没绷住。”

冷冷的冰雨在蓝河脸上胡乱地拍。

 

杨绕对蓝河的态度叶修看得一清二楚,虽然抽到了两个人气场不合的设定,可对方态度如此傲慢倒不是全靠演技。尽管圈子里时时刻刻都在上演你争我夺的宫心计,可一旦上升到如此恶劣的人身攻击,在他这里是绝对不允许的。

对方估计是仗着背后有人撑腰才丝毫不忌惮场合。

以他在娱乐圈里驰骋十年的经验来说,杨绕这种傍上了金主就目中无人的货,显然上不得大台面,可偏偏就是背地里不断的小动作惹人心烦。而以叶修自己的选人标准来说,没什么背景,简简单单的最好。这次参与《兴欣一家人》的几名新人,也是由他一手细心打磨带出道的。

 

“怎么样?还好吗?“叶修问了显然还有些迷糊的蓝河。

“还行,正好天气炎热降降温也好。多谢叶老师关心。“蓝河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随后接过陈果递来的纸巾,把脸上好好擦了擦。

看着这会儿居然还能开玩笑的蓝河,叶修感觉到这小子心理素质和随机应变的能力倒是不错。再看了一眼并没有流露出焦急表情的杨绕,眼神却是看着坐在评审席的另一个人。

他面无表情地宣布:“取消杨绕的试镜资格。”

杨绕这会儿也收起了刚刚嚣张得不可一世的态度,他看了眼正安定地坐在评审席喝茶的胖子,对方示意了他别紧张,这才又稍微安了点心。

这个顶着投资人身份的胖子正是杨绕最大的靠山,尽管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但在娱乐圈里却是意外地没有什么顾忌。

胖子这会儿正端着茶杯,假模假样地品着茶,清了清嗓子,放下杯子说:“叶老师是不是忘记之前我跟您提过的小建议了?”

“陈老板这话可说笑了,不过刚刚的表现我看了看,杨绕的演技倒更适合拍戏。若是来综艺,未免有些可惜了。”

杨绕走到胖子身后,去勾对方肥厚的手。

胖子抬头看了眼他委屈的表情,又听见叶修这么一番推辞,脸上瞬间变得不好看了起来,“那我之前答应的投资,可能也需要点时间重新考虑一下了。”

叶修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没关系,您重新考虑,我们后续有机会再合作。”

说实话,这个投资人本来就是出了名的风评差,男女通吃来者不拒,被狗仔拍到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喜欢仗着自己家世的背景一副大爷做派。叶修原本想着傻子的钱岂有不拿的道理,不过如今对方手伸得太长,那就另说了。 

显然他也没想到叶修这么软硬不吃,看样子并不打算卖自己这么一个人情,胖子的脸微微有些挂不住。显然站在商人的立场,他也不想为了一个自己包养的小明星就此放弃这么一个赚钱的热饽饽。

他看了看蓝河,又看了眼坐在评委席岿然不动的叶修,挖苦地问了一句,“我头一次见叶老师这么护着新人,冒昧地问一下,叶老师和蓝河是什么关系?”

“陈老板也得体谅体谅我不是,毕竟看到自己的人被这么当众给难堪心中肯定有口气。”叶修慢悠悠地说。

蓝河这才从刚刚的恍惚中缓过神来,等等,什么叫自己的人?


评论(11)
热度(459)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