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4

Chapter 4


于是当天的海选也就不了了之,叶修当着陈胖子的面拍板了蓝河,就此宣告了闹剧的结束。 至于后续的烂摊子,还是交给陈果出面去解决了。

夏天的衣服被打湿之后虽然干得快,但毕竟被人喷了满身的口水,蓝河心里多少有些膈应。

眼看大局已经稳定,他继续留在那场混乱中也没有什么作用反而当了个靶子。干脆提前溜号,一个人躲进了洗手间稍微整理了一番,本来还想着赶紧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不料被站在门口的叶修堵了个正着。

那人正倚着门框目光灼灼地注视着他。

蓝河被突然出现在此处的叶修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询问他的来意,就看见叶修对着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轻声说了一句“跟我来”然后转身离开。

这人没去电梯间,蓝河被他左绕右绕带到了大厦的消防通道,看着叶修已经率先下了楼梯,蓝河只得认命的继续跟在后面。所幸他们在十层,算不得太高。两人并排在空旷的楼梯间行走时叶修还时不时回顾四周。 

“叶老师,我觉得,其实,真没必要,走楼梯啊。“没下两层楼,蓝河觉得脚步有些沉了,喘着气打破平静。 

“你还不懂,人红了很麻烦的。”叶修的回答气息不匀,明显喘得更厉害一些。 

狗仔愿意爬十楼跟拍你才有鬼了!而且你这语气分明就是显摆啊!红就了不起吗!蓝河不懂也不想去理解叶修这种在他看来很甜蜜的苦恼,一时半会说不出反驳的话,只得继续坚持。 

等到两个人终于摸到地下停车库,下楼梯的后遗症已经出现了。

蓝河觉得自己的腿正不听使唤的打颤,他迫不及待地想赶紧坐上车。在车锁开的那一瞬间,蓝河毫不客气的拉开了车门,一鼓作气,解放双腿。 

而叶修则熟练的点火,发车。

蓝河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稍微缓过劲儿之后才意识到此刻正面临的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叶老师,这……是要去哪?” 蓝河犹豫地问。

“送你回家啊。” 叶修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呃,那什么,叶老师你把我放路边我打车回去就好。” 被叶修送回家,可算是夭寿了,蓝河急急忙忙的想打消他这个念头。

“你是不是傻啊?”然而叶修麻溜儿地打着方向盘,目不斜视,丝毫没有停车的意思。 

……要是真让你一个前辈开车送我那才是真傻好不好?!

蓝河眼下还摸不清叶修的风格,本着多说多错的原则干脆选择了假寐,反正,这笔买卖怎么都不吃亏,他总不能真的卖了自己。 

叶修继续开着车,车内的冷气被打得稍微高了一些,倒也不觉得凉。他侧头瞥了眼蓝河,微微颤动的睫毛出卖了蓝河此刻有些局促尴尬的情绪。

看来演技也一般嘛。

他伸手打开收音机,又把音量调得很低。

车厢内回响起女歌手低沉的歌声,再安静也不会觉得突兀。 

蓝河原本是侧头偏向车窗,听着收音机里低缓的歌声,也萌生出一丝睡意。可出于对叶修本质上的好奇,他像任何一个普通人与明星独处时一样,大脑皮层分泌的肾上腺激素会占据意识的主导。于是干脆偷偷侧了身,眯缝着眼睛透出一些光,正好能看清楚在专心开车的人。 

“对金主还算满意?”对方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识破了他的装睡。 

蓝河有些尴尬,轻轻咳了一声,见再也装不下去,干脆痛痛快快地睁开眼去打量他。叶修大大方方任由他打量,过了一会儿倒是蓝河先不好意思起来,只好又端端正正坐直了身板选择目视前方。 

“叶老师。”蓝河思索了一会儿,还是张了口。 

“嗯?” 

“我刚刚一直都在想今天这件事,其实我挺不好意思的,因为杨绕和我一家公司,之前两个人关系确实算不上太好,但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出,还搞得场面这么尴尬。你其实不用替我出头的,我之前听说您这边项目筹资的情况也不能算特别乐观,如果投资商真的撤资,影响了项目的推荐,那就太不值当了。” 

“陈胖子这人很记仇,今天当众驳了他面子,如果一会儿被他发现你跟我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估计你最后怎么被他玩死都不知道。你这莫名其妙吃了暗亏不说,还赔上自己星途,那也太惨了。” 

隔了好一会儿蓝河才小声地开了口:“那我……要不澄清一下吧。” 

“怎么,澄清绯闻啊?”

“呃,不是,就是避嫌么,这个机会也不用真的就给我。”

“算了,这种事情,永远比不过那些暗着来的人。其实也不算是赔本买卖,比如什么叶修怒发冲冠为蓝颜、当代小鲜肉为抢资源不惜大打出手、杨姓男星疑似包养带资入组,你看看炒点不要太多。” 蓝河被叶修这番没什么节操的狗仔言论逗乐了,原本有些紧张和愧疚的心情也稍微放松了些。 

“说实话,选我还是挺亏,我妈都给我算过,红不了的命,我现在挺相信的。” 

一旦熟络起来,蓝河很是健谈,没太多的防备心。

“不能这么悲观嘛。你看,你愿意来也许人选早就内定好的试镜,尝试着唱那么难听的歌,每一个可能的机会你都很好地对待。嘴里说着不想红,那你这些举动都代表什么呢?” 

蓝河停了一下,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那个,我唱歌有那么难听吗?”

这下轮到叶修有些尴尬了。

“嗯,撑死了算一般难听吧。” 

“……那你还让我加入你节目,岂不是很亏。” 

“不都跟你说了吗,我不干赔本的买卖啊。不是说好了当你金主的吗?”前方突然有车变道,叶修猛踩了一脚刹车,蓝河整个人跟着前仰,心也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啥?来真的? 

蓝河张着嘴愣了几分钟没说话,车厢内瞬间安静下来。叶修侧头看了眼这会儿正低头坐在副驾驶座的小青年,一脸便秘的纠结表情,看得出来这会儿正内心天人交战呢。 

“给你十八秒时间考虑啊。” 

“……十八秒?!” 

直到车已经停稳在自家楼下,蓝河明显还有些恍惚。

他说不清眼下的状况,明明是不相交的两条线,却突然相逢、交汇,但这一切的发生又是那么自然。

叶修看着没任何动作的蓝河,也不忙去催促他,摇下车窗后点了一支烟,“你这是邀请我上楼坐坐的意思吗?”

蓝河被那句带着浓浓调笑意味的话逼得脸红,只得飞快地解了安全带,说了一句:“下……下次有机会吧,谢谢叶神。”

然后头也不回冲进单元楼里。

 

第二天一早,蓝河就赶到蓝雨的大楼。

他暂时还处于单曲的宣传期,公司每天安排的大小工作任务也不算少。虽然清早依旧有些困倦,可一杯咖啡下肚后,蓝河整个人打起了精神,正好一同走进大楼的黄少天都夸了句他的好气色。

黄少天的魅力依旧不减,哪怕是在自家大楼依然受到各种瞩目。蓝河与偶像打了声招呼之后便携伴上楼,看着黄少天一脸春风得意的自在,顿时小粉丝的自豪情绪上头,效果卓群堪比生灌了三海碗鸡血。

其实今天这期访谈原本是属于黄少天的通告。基于蓝雨一贯的互帮互助团结友爱原则,大部分时候蓝雨一哥也会提点照顾一下自己公司的新人们。

关于昨天那场选拔惹出的是非,黄少天也从喻文州那听说了。杨绕被金主包养这事儿,早就是公司里人尽皆知的八卦,平日里公司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惜这次也只能怪他太张扬。自己之前虽然与蓝河并没有打过太多交道,倒是听大春说过几次这小伙子不错。

他看了看正在积极准备熟悉台本的蓝河,心下了然。

虽然这次的工作十分有蹭热度的嫌疑,蓝河依旧非常认真。敬业的情绪也相互感染着,黄少天对这名踏实本分的后辈很有好感,两个人配合起来也顺畅了不少,一时间录播间里的气氛空前高涨。

于是乎两个人的节目录制得格外顺畅,很快就完成了今天的工作任务。

录播间与导播室隔了一层厚厚的隔音玻璃,现场导播给了一个顺利结束的手势,两个人便切换了状态。

蓝河正低着头收拾节目组准备好的部分提示稿,突然被黄少天推了推。

一抬头,看见自家偶像正冲着自己挤眉弄眼。

蓝河顿时有些受宠若惊。

大概今天与偶像的亲密接触已经让他用光了所有的好运气,等他的目光顺着黄少天眼神示意的方向望过去,原本还沉浸在工作顺利的喜悦情绪,立马像是坐上了过山车头排,一个俯冲跌进了深深谷底。

怎么又是你啊哥!

 

叶修今天原本并无任何工作安排,不料被陈果一个远程河东狮吼的电话彻底打乱了安排。

他看着陈果甩给他的那则新闻,不免觉得好笑,看来这年头,狗仔们也要与时俱进讲究网络营销策略了。

杨绕吃了一亏想必难以释怀,更何况他背后的金主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的小人,花钱请了一波水军,又搅了个天翻地覆。

昨天那出确实是他有些过激,可男子汉血性一旦上头,管他。

不过也还好,事情没完全脱离掌控,以他在娱乐圈里的地位,这些狗仔也不敢得罪太过,只暂时放下一枚“周一见”的烟雾弹来试探一下深浅。

反正也不吃亏,毕竟捕风捉影的狗血八卦,群众都是喜闻乐见的。

叶修看了眼手机,今天是周五,还剩下一个周末,足够让他去斡旋。

虽然对他来说,这类绯闻八卦不足以撼动眼下他的事业根基,但想起另一个波及对象,对他的影响则不太好说。想着这事儿三言两语也没法解释清楚,昨晚正好听蓝河说今天要回蓝雨上黄少天的通告,叶修干脆就开车赶了过来。

“卧槽你怎么来了?蓝雨大楼的安保怎么回事儿怎么能放你进来?不行我要给文州提点意见必须加强安保!你作为一个敌人!敌人你懂吗?乱跑对方阵营算怎么回事儿啊?”黄少天见到老友十分热情,噼里啪啦说了一通。

叶修听了几句就没了耐心,眉毛都皱了起来。

“我又不来找你,紧张什么?”叶修惯用的四两拨千斤技能对付起黄少天炉火纯青。

“花擦不找我你找谁?我们蓝雨还有谁找了你这千年老妖要你来亲自祸害啊?我跟你说啊先得过我这关!”黄少天一脸受伤又大义凛然的表情简直了。

“噗……”饶是自家偶像吃瘪,蓝河也愣是没忍住满脸笑意。

“正找你呢,你个小傻子瞎乐什么。”叶修看着有些错愕的蓝河,向黄少天匆匆打了声招呼之后就把蓝河拽进隔壁休息室。

“次奥叶修你好恶心!!!你到底对我们蓝河做了些什么啊你们两个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我不信啊!我擦擦擦你给我站住别跑!”

“砰——”清脆的关门声彻底挡住了门外黄少天的魔音攻势。

“叶老师你怎么过来了?”蓝河的视线还有些不忍地一直往外瞥。

“跟你说一件严肃的事情,有一则好消息和一则坏消息,你要听哪个?”叶修懒得同他计较这称呼上的生疏感,直接点题。

“我哪一个都不选可以吗……”

肥皂剧告诉我们这种土到掉渣的开头多半没有好结局。

叶修把手机递给他,专注地欣赏起蓝河脸上风云变幻的表情。

 

今日独家:[叶修沉寂之后重返巅峰 事业稳定更有蓝颜在怀] 十年来始终盘踞绯闻中心的叶修终于首次携神秘对象当众秀恩爱。本期《周一见》为您揭晓重磅专题“十里桃林,唯摘一朵”,让我们来揭秘综艺教科书叶修背后的不为人知的感情世界。

 

这到底是娱乐八卦还是走近科学?!

蓝河同志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估计已经被万能的网友翻了老底。 

虽然说昨晚被狗仔跟踪报道这件事情是意料之中,但这帮娱记绝对都是段子手与标题党吧,这关子卖得那叫一个酸爽。蓝河都可以想象此刻网络上的腥风血雨,想必自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踩着叶修大腿蹿上热搜榜的故事一定很是吸引流量。估计制作组也在庆幸节目还没开播就能免费炒作一把。

但仔细一思索,老蓝同志又有一些纠结了。

尽管叶修当众胡诌了一个金主的身份好汉救英雄替蓝河化解了危机,可眼下他摸不清叶修的套路,不敢确定两人到底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不过叶修这人呢,骨子里还算正派。毕竟解围是真,包养是假。要说真的被某个大肚翩翩的老板点名包养,蓝河还不乐意呢。

所以口头玩笑归玩笑,彼此都当不得真,两个人擦枪走火应该算是单身男男的你情我愿。可是人再好也没有什么用,这年头有几个人还会跟你好好谈真爱的?

眼看着蓝河神情愈发不对劲,叶修拉着他走出了休息室。

 

“想吃点什么?”叶修一双修长的手敲打着方向盘。

“啊?”蓝河这才反应过来,他又一次坐上了叶修的贼车。

“呃,都行,随便吧。”

“你知不知道现在你这种回答可是要被人骂的,什么最不待见你们这种想吃什么又只说随便的人了。”

“……那我要吃正宗重庆九宫格红油火锅。”蓝河被叶修这句调侃堵了严实,干脆自暴自弃把公司饮食清淡保护嗓子的叮嘱抛到了脑后。

“我知道一家还挺有名的砂锅粥店,那就去那儿吧。”

那你问个什么劲啊?

蓝河默默在心底翻了个华妃式白眼。

眼看叶修的沃尔沃化身穿行在胡同巷子里的灵敏小绵羊,狭窄的胡同刚刚好能让车身通过,蓝河都忍不住盯着窗外生怕一个闪失。

叶修并不担心,正好乐于展现自己的驾车水平,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熟练地打着方向盘。

“叶老师你心情很好?”

“被你看出来了,很有眼力见儿嘛。”

蓝河心说这不废话吗,你那一脸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是金榜题名还是洞房花烛了。

“你刚刚不是说,一则好消息一则坏消息么?我目前只知道了坏消息啊。”

“你记忆力可以啊,不过这么简单的问题你居然还要问我,当然是我的好消息就是你的坏消息呗。”

蓝河极力按捺住内心想下车走人的冲动,果然网上流传的“与其选择跟叶修对抗还不如选择死亡”的说法没错。


评论(16)
热度(435)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