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6

Chapter6

 

蓝河原本有些难过的心情突然就被叶修这句一本正经的问话给吹散了。

既然身处娱乐圈,就要有被八卦被抹黑的自觉。不过,他也更加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

这一通电话持续的时间特别久,两个人刚开始还在天南地北的胡侃,一旦打开话匣子,话题风向慢慢变得有些青涩与甜腻。

蓝河爱生活,那些好的不好的事他都愿意跟你分享。

叶修的话其实不算太多,当年那些辉煌的往事他不多提,只是会很有兴趣跟蓝河讲他们当年在嘉世在工作室里通宵熬夜的苦日子,然后自己又感慨着真是年轻得热烈。

童年的趣事,翘课的午后,第一次牵手,对真挚爱情的向往。好像是读书时代的深夜电话粥,两个人在极力的展示着自己过去那些片刻回忆,好填补那未曾参与见证的遗憾。

笑闹过后的又突然安静了许久,直到蓝河听见电话那头说:“以后出了什么事儿别怕。”

蓝河听着叶修低沉的嗓音,这暧昧的口吻让他脸上有一些发烫,早先失落的情绪消散了,眼下剩下一丝旖旎。

短短几天,匆匆几面,两个人从相遇到相识。蓝河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在他面前毫无防备,哪怕一句玩笑都能撩动心弦。这个人是如何让自己一步一步丢盔弃甲走近他的?

“我说,我好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怎么形容呢,就像是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然后突然遇到了一个人,我们并肩走了一会,讲了讲之前的那些见闻,一路的枯燥都变得有意思了。”蓝河躺着床上,翻了一个身。

“我们两个认识的时间太短,又有不算那么好的开头。我知道你大概觉得我突兀又轻佻,但是,蓝河,我想跟你说,我心里的感觉,和你一样,我过去觉得一个人走没有什么不好,但是遇到你之后,我改变了主意。”

蓝河原本慵懒地赖在床上,突然就绷紧了神经,坐了起来。

“答应我吧。”叶修的声音又明显低了一个八度,像是情人在耳边的呢喃,又像是用手指轻轻挠了一下心尖,穿透的电波让整个人被细微电流熨烫着,带来全身酥麻的颤栗。

蓝河有时候觉得奇怪,这个人的心思他总是看不透彻。吊儿郎当让你质疑他是否真心,偶尔流露的专注又让人觉得危险诱惑,像是被猎人灼灼视线盯住般带着死亡的气息,却无力跳出他的视线。以自己的功力与这样的人斡旋情感游戏,饶是不死,也是一身伤。

“我……我不知道。”他手足无措,慌乱地挂了电话。

 

原本就有些郁闷的心情被这通告白电话给搅了天翻地覆,微博上的嘲讽没心思继续看了,感情问题更是不想再想起给自己找不痛快。

老祖宗的道理说得好,喝点热水,重启试试,实在不行,睡一觉就好了。

明天正好被放了一天假,他摸了摸头,蓬松的头发已经自然风干,这会儿睡觉也不会引发头痛。

蓝河起身拉紧了落地窗的窗帘,爬上床后又翻身从床头柜里找出没怎么动过的真丝眼罩,准备好好地睡一个地老天荒。

刚迷迷糊糊进入浅眠阶段,好不容易培养起的睡意被手机持续坚挺的震动打散了。

头脑清醒了可身体还贪恋被子的舒适,并不想去接这通深夜扰民的电话。可偏偏对方异常执着,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发出一阵持久缠绵的嗡嗡声。蓝河咬了咬牙,愤怒地掀开了眼罩,在漆黑的夜里被手机屏幕耀眼的光刺得一阵晕眩,来电的还是叶修。

 

“你到底想干什么?!”蓝河认命地闭上眼。

“我想做大保健,你在几楼?”叶修一听就知道对方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嗓音糯哑,格外撩人。

“什么几楼?你在楼下?”七八分的睡意被彻底驱散了干净,蓝河直挺挺地坐起身来,跑到窗边撩起窗帘往下探。叶修正倚在黑色的沃尔沃边抽着烟,一丁点的星火在这月夜里十分明显。

“我在五楼,你上来吧,我给你开门。”

“蓝河我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

“嗯?你说。”

“你这有套吗?”

“……我没事儿往家里买那种东西干吗?”蓝河简直要被这人的脑回路打败了。

“这不想考验一下你对金主的忠诚度吗?”叶修依旧是不正经地笑着,又狠狠地补了一刀。“没有也没关系,反正我带了。”

“所以你大半夜不睡觉专门带着安全套来看我?”厚颜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他真是万万没想到。

“漫漫长夜,无心睡眠。不妨来跟你花前月下谈谈人生理想呗。”

“卧槽你闭嘴吧!”蓝河又一次愤怒地挂了电话。

 

蓝河拉开门倚在门口等着,看见叶修从电梯间里走出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他轻轻地抱住了。

两个人并不说话,直到楼道里的声控灯光灭了下去,两人紧密地依偎着,在这漆黑的夜里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还有对方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蓝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内心的柔软处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击中,掩藏在心底的情绪一丝一缕都被来自对方身体的热度抚慰了。

过了好一会儿,平定了心思的他才轻轻挣脱了这个怀抱,开了口,“其实你没必要过来的。”

“我这不是想来讨个说法么。”

“啊?”蓝河还是有些懵。

“你刚不是欠了我一个大保健么?”叶修轻轻地拍了一下蓝河的头。

“要不你还是走吧!”

感动总在一秒消失,蓝河乐得扔下门口的客人,自顾自地进了门。

叶修冲着蓝河背影笑了笑,也跟着进了房间。

 

作为一名独居的单身汉,蓝河自认为自己还算是比较爱收拾有洁癖的那类型。不过最近忙了起来,倒也没心思收拾,突然遭遇访客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蓝河看着沙发上还没来得及扔进洗衣机的衣服,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叶修笑了笑。

叶修看着蓝河一脸纯真的笑容,突然就心里“咯噔”了一下。

明明情绪里有无法掩饰的失落,却依旧强打着精神不抱怨。

他其实也弄不明白自己内心为什么好像是被人用力掐了一下而有些酸涩,甚至转化为怜惜的情绪,让他不由自主地靠近他的身边。

他在来的路上抽了几根烟,在夜晚无人的道路上一路风驰电掣,从摇下的车窗外飞速地划过道路两旁建筑物的阴影,叶修突然觉得自己又像是回到了青涩冲动的少年时代。

在挂掉电话的瞬间,他就是莫名地觉得需要给蓝河一个安慰。不需要什么冠冕堂皇的谎话与鸡汤,只要是面对面,能出现在对方触手可及的地方,哪怕只言片语都没有,这样也很好。

 

蓝河给叶修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

看着叶修这会儿在自己客厅的沙发上正襟危坐顿时有些出戏。似乎是对目前客厅呈现出的些许凌乱现状很不满,他双手不停,摞整齐随意摆放的几本书,把空调和电视遥控器从沙发缝里翻出来摆在茶几上,似乎还是不满意,干脆抽了几张纸巾顺道把桌子也擦了擦。

叶修看着他一阵忙活儿,不由得为这种死要面子的心理而感到好笑。

“我说,你也差不多得了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来我家应聘保姆呢。”

“……滚!”

蓝河嘴上说着,不过一双手总算是停了下来。

叶修站起身,往他身边凑了过来。蓝河本能地向后一缩,却没料到脑门上挨了重重一弹。

“早点睡,我先走了,明早过来接你。”始作俑者笑眯眯地收回了手指,转身就往门口走。

“你就走?那你来干嘛的?明天来接我?”

“你是淘气三千问吗?”叶修叹了口气,伸手往刚刚攻击过的脑门摸了摸,就像给了一棒槌再塞颗糖一样敷衍。

“舍不得我走?难道你真想大保健?”

什么鬼。

蓝河哭笑不得地摸着还隐隐约约有点疼的脑门,看着他的衣角消失在门口。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蓝河恍惚了一下。

似乎是昨晚凭空出现的人让他感觉十分不真实,或者说这两天某个人出现的频率高得让他喘不过气儿。他一个挺身从床上翻起来,快步走到窗前,小心翼翼掀起了窗帘的一角。

唉,世界还是真实的。

 

他住的是个老旧的小区,基础设施都是几十年前的成果。他从窗外望去,那辆SUV庞大的身躯让原本并不是很宽敞的小区过道显得更加狭窄。

各种晨练归来的老头老太太也十分不适应这突兀的访客,占道儿不说,那位靠着车边一脸流氓样的车主更是影响文明小区的风貌。大爷大妈们纷纷摇头,暗暗表示了不屑。

蓝河默默地看了一会儿,那位随地弹着烟灰的车主,从这样的角度看起来倒确实是很有男人味。

叶修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楼上的灼灼目光,他正好抬头,与蓝河的目光碰了个正着。

一脸笑得更加不像个好人。

蓝河莫名地脸红心跳了一下,重重地拉上了窗帘。

 

为了挽留住自己在小区大爷大妈面前的好青年形象,蓝河收拾的速度明显加快。刚一拉开车门,就被递过了一杯咖啡,外加一袋小笼包。

“你真的来了?”他木木地接过热腾腾的早餐,再一次怀疑起这个世界的真实性。

“早,好久不早起确实有点儿困,路过咖啡店顺便也给你带了一杯。”车主打了一个哈气,一本正经地打着方向盘,艰难地从小过道里倒车出去。

蓝河见状也不好意思打扰他,干脆埋头吃起了包子。

叶修侧头瞥了眼正在大快朵颐的人,嘴里塞满的食物让脸侧多出了两个小鼓包,还伴着咀嚼的节奏颤动着。两个人都没说话,在洋溢着肉包子味的车厢里,彼此都心情甚好。

“怎么,心情很好吗?是不是被金主的温柔体贴感动得要死?” 叶修今天倒也不算是专程接他,正好也有事儿去找一趟喻文州。当然,他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刷好感的机会的。

“……本来还行,被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就不觉得了。”

不可否认的是蓝河确实心情很好。早上刷牙时不小心瞥到镜子里那张满是笑意的脸他都吃了一惊,愣是做了几番心理建设才强行压制住情绪。

“你昨天跑那么快,我都没机会问,为什么要过来接我?” 

“我说蓝河同志啊,你爸妈把你养大费了不少心吧。”叶修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一脸的怜悯。

“……说人话。”

“你心真大,是没见过那帮狗仔想要把你生吞活剥的揍性呢吧。”

蓝河确实没经历过被狗仔围观的阵势,他咬完了最后一只包子,低头想了想小声嘟囔了一句,“这多大事儿,我可以打车走啊,实在不行戴副墨镜就省事儿了。”

“小蓝同志,组织有没有教导过你,该让金主扛的时候,千万不要客气。”

“……我们蓝雨是正规公司,又不是窑子。”

叶修“啧”了一声,“喻文州这业务素质明显不行啊,不过说起来你助理呢?你不懂也就算了,身边的人不应该没提点你啊。”

蓝河才反应过来说漏了嘴。其实公司给蓝河配备了助理,按理说接送这种小事是完全不需要麻烦叶修的,只不过助理小伙儿经常性迟到,连累自己也险些迟了通告,索性后来也就不再让他过来接了。

蓝河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了。


评论(12)
热度(408)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