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10

Chapter10

 

这一觉睡得十分不踏实,蓝河觉得自己这会儿全身没有一处是健全的了。

他挣扎着睁开眼,想要从头疼的症状里挣脱出来,却发现叶修还沉沉地压在自己身上,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蓝河只好任凭他环抱住自己,伸手去摸了一把已是汗涔涔的背。他懒得再去找不知道已经被扔到何处的空调遥控器,顺便把这一手的细汗抹在了已经皱得不成样子的床单上,反正都是要洗的。

他侧头将脸埋进叶修的肩头,对方的发梢也微微浸湿,整个人都湿漉漉的。

两个人就这么躺在一起,再回忆起刚刚那些疯狂的举动,颇有些少年时代莽撞如昨的青葱模样,蓝河不由得内心发笑。

高潮过后的乏力让他不由自主地闭了眼,彼此靠近得还能听见叶修剧烈运动之后依旧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两个人也没有多余的言语,就这么安安静静地拥抱住彼此。

身上的负担越来越重,身体的麻木战胜了昏昏欲睡的倦意,心道果然叶修如传闻中虚胖。蓝河勉强睁开眼,看到叶修紧闭的双眼,还有富有节奏的低沉呼吸,愤愤地往他后背掐起一层赘肉。

叶修这才被惊醒,神情依旧有些恍惚,触目所及的陌生环境让他下意识从睡意惺忪的状态中脱离。再一回神,看到蓝河那张脸,警戒顿时消除,又成为一只慵懒的猎豹,安稳地闭上眼。

“妈蛋你快给我起来!卧槽你还睡!”

蓝河见这人似乎是又要睡一发事后觉,气急反笑,忍耐着骨架子快被拆散的酥麻伸手往叶修腰上奋力一掐。

叶修闭着眼哼哼唧唧,也不起身,径直从蓝河身上滚了下去,又再调整好姿势,颇有一番别吵我睡觉的架势,丝毫没有客人上门送炮之后提裤走人的自觉。

蓝河懒得理他,颤颤悠悠坐起身,一边松了松僵硬的身子骨一边在内心抒发着果然老来方知精珍贵的感慨。

原本自己就出了一身汗一身精的,刚刚又被叶修黏了黏,这下缓过劲儿来只觉得浑身难受。

他起身想去冲个澡,结果脚步发飘,大腿刚一抬就颤颤巍巍地发软,整个人跪倒在地,“咔嚓”一声脆响。

“平身吧,蓝爱卿。”

蓝河回头就看见已经彻底醒来的叶修正坐在床上带着一脸餍足神情盯着他发笑,“跪错了啊,我在这个方向。”

我呸,跟开了挂一样的嘲讽。

蓝河总算知道为什么几位娱乐圈大佬提起叶修时都一副想冷静一下的模样,特别是永远不知道冷场是什么的黄少天在他面前也是一脸“我什么都不想说”的表情。

他揉了揉发红的膝盖,刚刚那一下磕得倒是不轻,好在没破皮也没有大碍,就是些微有点儿发麻。

蓝河正准备往浴室走,却被叶修猝不及防拉进了怀里,也不知道刚刚还在床上烂成一滩软泥的人怎么突然行动这么迅速了,两具鲜活裸露的肉体又一次紧密地挨在了一起。

“来来来,别急走啊,我看看,有没有事儿?”叶修并没将这个拥抱持续多久,放开了蓝河,又转身凑到他面前,半蹲在地上去揉蓝河微微发红的膝盖。

方才情到浓时不察觉,这会儿一个大活人站在自己面前,蓝河倒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低头去看叶修耐心地给他搓揉的样子,结果思路却不由自主地飞驰。

这样的姿势像是对方正准备蹲下给他口交一般,蓝河明显被自己诡异的想法闹得呼吸一滞,脑海中顿时涌出一阵铺天盖地的欲念。

没被揉几下身上就像着了火一样滚烫,叶修那双修长的手每到一处就带出一阵奇异的酥麻触感。蓝河觉得自己被叶修像是玩扫雷一般插满了红色小旗,再轻轻点击一下,都有可能会爆炸。

他想阻止对方手下的动作,却像是被赋了定身诀一般张不开口,只能任由对方鱼肉。一种异样的情愫悄然升起,下身隐隐约约有抬头的迹象,只觉得浑身的血气都集中奔向了那处,大脑也因为缺乏供氧而越发显得有些晕沉沉的。

蓝河奋力一转身,顾不得对方错愕的表情,飞速逃进了浴室,“咔哒”一声上了锁。

好在叶修也知趣,见对方火烧屁股一般地离去也不再进一步逗弄已经炸毛的人。他重新懒散地躺回那张大床,却依旧目不转睛盯着传来水声的浴室门,若此刻蓝河有幸见到叶修如同对待养肥待宰猎物的眼神,一定会有些后怕。

分别冲完了澡,将一床凌乱收拾好重新换上了干净的床单,两个人又再躺回了床上。

窗帘紧闭,房间里一丝光都透不进来。

一时半会儿还没睡意,蓝河用手碰了碰叶修,“你知道现在几点了么?”

“我拒绝。”叶修闭着眼嘟囔着。

“怎么感觉我们在床上已经滚了三天三夜呢?”

“别说三天三夜了,这三次已经让我有些力不从心了。”

蓝河本是一贯侧躺着的姿势,叶修伸了手,自然而然地将身侧的人拥入怀里,两个人像是一对熟稔的情人一般。蓝河独睡惯了,刚开始有些不习惯这突然的亲昵,他往外侧扭了扭尝试脱离那个怀抱,又被叶修欺身靠近,还嘟囔了句过来点儿。气息喷薄在脖颈处,明明只是小声的呢喃,竟让人无法抗拒。在这分不清是真心还是假意的月色里,温柔又缱绻。蓝河收了收心思,不再闪躲,干脆在叶修的臂弯里调整到自己舒适的位置。

两个人都折腾得厉害,不一会儿便剩下满室均匀平缓的呼吸。

 

闹铃持续震动的嗡嗡声打破了室内的宁静。

蓝河想起身顺手按掉那恼人的声响,而睁开眼赫然看见此刻日历里的待办事项正无情地提醒他,今天还有一个拍摄任务。

虽说节目的嘉宾名单已经出炉,但全面宣传的第一炮正式打响还需要非常充足的准备工作,首波宣传硬照因此显得格外重要了。

蓝河照了照镜子,都说有了某种意义上的滋润整个人也会变得面色红润,可蓝河分明只在镜中看到了自己青黑的眼圈,以及脖颈上某些让人遐想联翩的痕迹。

也是了,两个毫无经验的干柴烈火,生生在床上滚了一两天,想想突然就对这两天的放纵而感到悔恨。

不过他要是提前知道叶修在这方面这么勤劳,一定不会答应在这个重要时刻上他的床。

愤恨地看了一眼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始作俑者,作为执掌大权的制作方,反而只需要出现在拍摄将要结束之前,轻松地给出过关还是重来的意见即可。

他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摸出了一管业内推荐的遮瑕,往脖子上各处的红点分别涂了些。

男生处理起这些脂粉来,总是显得有点笨拙的力不从心。奈何蓝河并不希望再次成为风暴中心,为眼下的局势火上浇油,只得拧着脖颈咬牙切齿地对着镜子继续晕开那坨神奇的膏体。

 

处理好这些痕迹,时间也所剩无几,连煎只鸡蛋烤片吐司都觉得来不及,但咖啡却是万万少不得。

想到没有食物给饥肠辘辘的胃里垫个底儿,蓝河只好放弃惯喝的美式,来了杯牛奶偏多的拿铁。

虽然说明星多半将买咖啡这种琐事划分为助理必备,但蓝河更习惯自己煮好装进随身的保温杯里。也正因为如此,还被蓝雨的同期们损过好几次,这个年头,自己煮杯咖啡都要被笑说宜家宜室了。

等他完成了一连串动作之后才意识到,家里似乎还有一个人,而且这个人和自己应该是同一目的地。

蓝河又看了一眼手机,此时距离“必须在此之前出发才能保证不迟到”的时间点还有五分钟,他估摸了一下迟到的后果,叫醒叶修和自己一同出门显然是下下策,只好又摸出钥匙放在玄关鞋柜醒目的位置上。

他下了电梯,飞快地奔向地下车库,拉开门时蓝河笑着向等候多时的司机和助理说了声抱歉。

“不好意思今天迟到了一会儿。”

倒也不是真的迟到,不过是没有如往常一样提前出现而已。

出于极少给别人添麻烦的考虑,他总会比约定的时间早几分钟出现。司机师傅对这个一贯礼貌热情的小伙儿很有好感,也回过头来乐呵呵地道了声早。

蓝河想着一会儿还得估摸着对方睡醒了之后再发条信息来提醒这人钥匙的事儿,也没有注意到坐在副驾驶上的助理此刻并不好看的脸色。

 

一走进摄影棚,就感受到了里面热火朝天的工作氛围。

灯光师还在调试,布景板也刚刚搭好,在场的工作人员似乎都在有条不紊地专心处理自己手头的活儿,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了蓝河的到来。

陈果看到蓝河之后热情地招呼了一声,递给助理一份今天的拍摄计划,并指了指化妆间的方向,示意他先去那边的休息区做准备。

蓝河推开休息室的门,几名正在倒腾妆箱的化妆师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忙活起自己的事情来。

而室内这会儿空荡荡的,很明显另外几位大牌还没到现场。

他找了个地方坐下,打开一直拿在手里的保温杯,悠闲地喝了几口咖啡,也不着急去催促化妆师开始。反正依据陈果刚刚发的那份拍摄安排,自己被排在了最后一个,时间倒是富裕得很。

等到咖啡因上头开始刺激脑内兴奋的神经,蓝河这才觉得缓过来了些,他记起了还躺在家中的那个人,估摸着这会儿也不会吵醒他,赶紧把编辑好的信息发了出去。

坐了没一会儿,蓝河听见外面一阵骚动。

小助理向他使了个眼色,悄悄溜了出去。没想到,隔了一会儿他又一脸兴奋地冲了进来,大声嚷嚷了他的新发现,“我靠,原来今天的摄影师是方士谦!”


评论(6)
热度(396)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