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11

Chapter11

 

华灯初上,刚刚结束了冗长的会议,王杰希走进办公室,将门合上,这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如今娱乐公司也面临着转型的业务难题,微草有意向开拓网络平台,但并不被股东们看好,会议上的争吵如蚊子的嗡嗡声还在脑海中回响。

他慢慢走回办公桌,一边用手轻轻按压着这太阳穴,一边估摸着今晚待解决的工作任务,眼神不由自主往办公桌上那沓等待处理的文件瞥去。

除开秘书整理好待签字的几份文件,还有一张刚收到的明信片。

他顿时神色一亮,脚步也轻快了。

一张薄薄的白卡,连填写邮编的方框线条都是自己随手画出的,明显能看出的坑洼线条,竟然没有被邮政系统嫌弃打回。像往年一样,寄信人的落款是林杰,字迹一如往昔地潇洒写意。也是了,如今也只有他还会坚持这种质朴地传递心情的方法,除开还会更新摄影作品的个人网站,什么社交工具都无法联络上他。

恐怕不少人都忘了,早就淡出公众视野的林杰还是微草的创始人。当年的摄影师最是擅长操纵光影的,可惜在他领导下曾经最有灵气的工作室遇到了转型发展上的困难,艺术家思维的局限无法让他带领微草更进一步。

可需要发展,就势必妥协。他不顾众人劝阻,大胆地将微草交付给了王杰希。随后大刀阔斧的改革让这个青年人在公众视野中崭露头角,如今的微草已成为娱乐圈的巨头,地位不可撼动。每当得知林杰近况,王杰希都不免生出一番感慨。

邮戳经历了一番旅途,墨迹变得有些斑驳,他眯了眯眼仔细辨认了一番,这一次似乎是来自直布罗陀的海滨小镇。想必他送来的是一片蔚蓝的海,王杰希带了一丝笑意,像是嗅到了那阵湿润的海风,便来不及细看文字,先将明信片翻回正面。

这些年收到的明信片林林总总十多张,他也追随林杰的镜头看遍了各地的风景。有时候是樱花,有时候是白雪,有巍峨壮丽的建筑,有川流不息的车河,有时候又只有一只慵懒闭眼的猫咪在午后昏睡。

不似以往写实的风景,这次他的镜头里有一个曼妙的身影。大概是感受到摄影师的温柔凝视,原本看向海面的人笑着回应他的瞬间被完整地捕捉下来。

王杰希有一些发愣,转瞬又明白这封明信片暗含的深意。他笑意更甚,急忙将卡片翻回,想从字里行间印证自己的猜测。

 

展信佳:

这几年我在外采风,一边看风景一边看人心。本已对情爱无心,命运总是让人措手不及。细数起来,也到了倦鸟归林的时候。我已经向你大嫂求婚,她答应了,所以也厚颜来与你分享这份喜气。我们思虑一番,还是决定举办一个小仪式,也邀请你们来见证,到时候你一定要来。顺便,我听闻士谦近期也有回国的打算。如若有幸,还希望能在喜宴上见到你们握手言和。

 

王杰希愣了愣神,苦涩一笑。

方士谦这个名字,倒真是许久未听了。

 

大家都没想到,一次简单的宣传照,竟是请动了曾经在摄影圈子里红极一时的方士谦。

早在几年前,作为微草娱乐的前身,微草工作室在林杰的带领下很快跻身知名的摄影工作室。方士谦作为林杰的爱徒,更是以独特的自我风格而名噪一时。

然而之后,林杰却出乎意料地选择离开工作室,并将微草交付给了王杰希作为自己的接班人,方士谦也随着林杰的离开渐渐销声匿迹。

所以坊间一直流传着方士谦看不顺眼王杰希而愤然离开的小道消息,同时也出现在每一个八卦王杰希的帖子留言里。

 

刚才的骚乱确实是因他而起。

起初最先注意方士谦的工作人员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摄影师。

也是了,片场突然出现一名身高外表都出众的男人,新来的场务实习生虽然认为很是养眼,但出于基本的职业操守,她还是拦住了企图继续往片场走的男人。

“不好意思先生,您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方士谦眉一挑,刚准备回话,眼尖的陈果率先认出他来。

 “方……方神?”她迟疑地开了口。虽然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与记忆中被广大群众熟知的文青形象有所偏差,看久了倒是能从眉目间感受出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按照之前打印好的拍摄计划,很明显这次安排的摄影师并不是方士谦。便是没想到叶修又给自己搞了这么一出惊喜。还好自己的记忆储备够用,不然以传说中方士谦极其难搞的性格,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收场呢。陈果赶紧上前招呼起来。

“叶修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刚回国就把我拐来给他干苦力,妈的他人呢?”

只可惜,高冷的男神形象一张口就彻底没了。

 

早些年的方士谦,因为性格的原因,人缘其实并不讨喜。特别是在抱团混圈现象非常普遍的摄影圈更显突出。但在工作上,一直都是无可挑剔。方士谦除了对拍摄甚为严苛,若是遇到了消极怠工的模特,不管对方的后台是谁都不买账。

另一方面他同样也有自己的坚持。眼下娱乐圈里的摄影师们早就灵活使用PS利器来修饰自己的作品,特别是明星们也纷纷提出更白更瘦更完美的修图要求。但方士谦擅长的并不是拘泥于无死角的完美,他极少会对人体进行大改造。尽管拒绝了模特们的要求,却依旧能让每一个人都在他的镜头里淋漓尽致地发挥属于自己的独特的美。

所以哪怕合作过的模特对他在拍摄过程中的严格要求甚为不满,但所有的怨气都会在他们收到成片之后折服于他的技术而烟消云散。

 

随着身份被识破,越来越多的工作人员开始小声地八卦起那些年的腥风血雨。

通常对于摄影师,大家多半是闻其名而不识其人,但方士谦又格外不同。除开摄影师这一身份之外,他还曾经当过模特。大概性格里天生就有嚣张又傲娇的因子存在,他的影展有一大特色,就是会有一个版块是他自己的一些写真照片。而最为出名的某一张,拍摄者却是坊间一直传言两人不和的微草现任总裁王杰希。这张方士谦的侧脸也多次出现在论坛里作为两人相交匪浅的有力论据。

方士谦举起手中的相机飞快地按了几下快门,又低头细细调试起光线来。像是对周围所有的小声讨论都充耳不闻,他一反方才有些傲慢的态度,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此刻化妆间内,其他明星也陆陆续续到齐。

在得知了今日的摄影师之后,其他几位助理便跑过来同蓝河的助理打商量说希望更换一下拍摄顺序,而最早抵达且已经弄完形象的蓝河就被率先推进了摄影棚。

毕竟,除了隐约地担心摄影师不耐烦等待之外,他们也更想先摸清楚方大摄影师的脾性。

 

蓝河站在灯光下,看到的正是方士谦与魏琛一边追溯往昔美好时光一边互骂对喷的场景。巨大的画面冲击感让他对眼前这位摄影师所有的印象在惨白的聚光灯下全部坍塌重建。

相对于其他人,蓝河的硬照经验极少,这会儿更是有些紧张。他干脆闭了眼,给自己暗自鼓了鼓气。

方士谦拿回相机,他收起了之前生动鲜活的表情,双眉微蹙,神色凝重,似乎又变成了另一个人。

制作组并没有对每个人的风格有所定义,所以交给摄影师的任务,也并没有什么要求。妆面反常地清爽,甚至服装造型也不用,大家还是穿着来时各自的私服。

所以此刻站在方士谦眼前的人就是一个干净又温和的青年。

蓝河穿着最简单的T恤牛仔裤,冲着摄影师的方向,安静地微笑着。

而偏偏这样的纯粹,让所有在场的人都被他触动。

以往在大众认知的青涩又纯情的面孔里,他总能感受到一些功利或其他异样的情绪,方士谦很久没有在娱乐圈里捕捉过这样的眼神了。

他的手微微一滞,毫不迟疑地按下快门键。

“很好,继续。”方士谦似乎察觉到自己大概是遇到了一块可以打磨的璞玉,言语中也带起了一丝隐秘的兴奋感。

而叶修刚刚走进片场,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评论(14)
热度(312)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