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14

Chapter14

 

叶修对酒会这样的场合一贯是拒绝的态度,可眼下他并没有说NO的底气。

一早匆匆从蓝河家里离开,就驱车赶往了会场。租借的场地一般都按天来计算,所以兴欣的一帮人都只能大清早在陈果的指挥下全员出动。

“包子你给我住手!打碎了你赔啊!!!”还没进门口,就听见陈果的河东狮吼。

叶修一脚踏进会场内,果然还是一片狼藉。

“你再不来我就要上门去逮你了!”虽然陈果挂名为叶修的助理,可私下两个人的相处却恰恰好颠倒了角色,教训起叶修来毫不客气。

“别啊,我这不是来了么,说吧还需要我干点什么?”他适时服软卖了个乖。

“会场布置我这边差不多了,你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给我收拾收拾自己!服装!造型!一个都不许拉下!”说罢又嫌弃地看了一眼叶修身上的T恤,比起平时宽松的款式来说要收紧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他从衣柜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明显没熨烫过还带着折叠的痕迹。

“知道啦——”叶修无奈地抬了抬眼皮,又冲不远处的包子一抬下颔,暗示他拿开圈住罗辑的手。

眼看叶修明显没把她的叮嘱放在心上,陈果又恶狠狠地补充了一句,“衣服我给你放在工作室了,造型师也约好了今天下午的时间,这衣服你今晚敢穿试试。”

“啧……”叶修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又被陈果推出了大门。

“我警告你,今晚不许抽烟,衣服是品牌赞助商提供的,弄脏了要你好看!”

“好的好的好的……老板娘辛苦了!”

回答他的却是响亮的关门声。

叶修想到今晚的修罗场心中暗暗叫苦,又重新坐上了车,往工作室开去。

 

叶修赶到工作室的时候,发现逃兵并不止他一个。

关榕飞这家伙还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闷头创作,不过他作为圈内知名的全能制作人,实在是不想出席这种公关场合陈果也拿他没辙。

叶修敲了敲虚掩的门,进来问候了一句。

结果立马被老关手上新鲜出炉的主题曲给吸引了,两个人一秒进入浑然忘我的工作状态。直到被放鸽子的造型师给陈果打了一通电话询问,叶修感受了陈果在电话那头的怒气值,这才匆匆忙忙把衣服一换赶往酒会现场。

等他抵达会场,已是酒过半巡。

叶修试图在人群中搜寻蓝河的身影,却被前来打招呼的赞助商打断,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着。鉴于他是出名的一杯倒,陈果递给他的杯子是提前换好的葡萄汁。

喝光了整整三杯之后,他假借膀胱告急,总算是抽了身。

不料却在洗手间的隔间里捡了个醉汉。

 

叶修听见洗手间内的隔间里传来轻微的呼吸声,壮着胆子靠近微掩的隔间,却发现有人正抱着马桶呼呼大睡。

一双长腿弯曲着坐在地上,马桶盖被放下当成了枕头,醉汉的整张脸都埋在臂弯里。

叶修原本不欲多事,喝多的酒鬼本就是一团麻烦,奈何感觉这人的身形莫名地熟悉,若不是与记忆中蓝河的发色不一样,他几乎就要肯定了。

叶修放轻了手脚,缓缓将对方的脸从臂弯里扒出来,散落的刘海遮住了清秀的面庞,整张脸因为醉意醺成粉嫩的红色。他轻轻拨开那层细碎的发梢,紧闭的双眼下是纤长的睫毛。

这才看清了对方一脸的纯良无害。

叶修倒吸一口气,也不知道今晚发生了什么让他能醉成这副德行。他突然庆幸起这狭小空间的意外相逢,如果今晚出现在此处的人不是自己,也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他双手分别揽住蓝河的手臂,试图将人从冰冷的地面上带起。

蓝河被突如其来的外力冲退了睡意,他张开还未对焦的双眼,只觉得眼前是一个可以让自己安心的人,冲着对方嘿嘿一笑。

“是你呀!”

似乎是看清了来者,蓝河兴奋的语气多了一丝嗔怪。

叶修被那双迷途小鹿般的眼睛迷住了神,原本对醉酒的担心、疑惑、不满都化作嘴角不经意间的一丝宠溺,语气也不由自主地温柔了不少。

“嗯,我们现在回家好不好?”

“唔不好,我不喜欢你了,我要回我自己家。”蓝河声音突然拔高了一些,身体也晃动着想挣脱叶修搀扶着他的手,似乎是带着浓重的不满。

叶修只当作是蓝河带着醉意的情绪,一边试图拉他起身,一边好言好语地顺他的毛。

“好好好,那就听你的,回你家。”

叶修话音一落,想去亲吻蓝河安抚他的情绪。还没来得及亲吻上那双眼眸,蓝河又重新彻底闭上了眼。

“那就最后一次吧。”蓝河小声地说完这句,乖顺地往叶修身上一扑,双手紧紧环绕住叶修的脖颈,将整个人的重心都搭在对方身上。

叶修被他的动作带得重心不稳,本来就弯着的腰顺势前倾,两人又重新摔回了地上。

蓝河突然发力,把压在身上的叶修大力推开,隔间的门愣是被这股力道彻底顶开。然后长腿一跨,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的人,一脸睥睨山河的气势。

叶修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看着蓝河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期许。蓝河的双眸微睁,泄露出的情绪丝毫不见平日里的温顺纯良,有种男人的野心。

这小子,总会给自己一点惊喜。

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场意外,他的脸被蓝河捧起,吻了下来。

这个吻来得直接又热情,不复往日里蜻蜓点水般轻轻一啄,唇齿没有什么试探,攻城掠地。

叶修也被这股情绪带动着,本能地热烈回应。两个人的雄性荷尔蒙激素在狭小的空间迅速蒸腾挥发,四周沉寂得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还有唇肉相依带出的水声。

蓝河的唇一直往下,那人的下巴处有细微的胡茬,刺痛感让蓝河皱了皱眉,又继续往下流连至颈侧,舌尖探索到一片平滑的软肉。

叶修这会儿被撩得有些心猿意马,他的手往蓝河后背探去,想要稳住还在自己身上点火的人。

蓝河突然停下动作,张嘴用力往叶修脖子处狠咬了一口。

叶修小腹下的火苗瞬间被浇灭,所有的旖旎都被疼痛打散了。

叶修吃痛,又不好大声叫出声,他转而想推开蓝河,奈何醉汉的力气大得出奇,不肯让步。只好任由蓝河发力,咬牙生扛了下来。

等到痛感消退,蓝河也终于松了嘴,头埋在他肩窝处。

叶修侧头看了一眼全无动静的蓝河,低声问了句到底怎么回事儿。

久久不见回复,他伸手将蓝河从自己怀里稍微带出一些。蓝河察觉到他的动作,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却并没有丝毫睁眼的迹象。

这臭小子,又睡过去了。

 

蓝河彻底睡死,叶修一路将他扶回家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就是把蓝河塞进后座的时候费了点劲儿,佝偻着背忙活了好久,一起身听见骨头不争气地咔咔作响,一把老腰险些折了。

好在蓝河没什么动静,他从后视镜里看了几次,一路颠簸他都没作任何反应。小脸红扑扑的,也没睁开眼,似乎是睡得沉了。

他将一摊烂泥摊在床上之后自己也气喘吁吁地坐床边喘了几口气,蓝河虽然不重,可生生扛一个大老爷们回家也是需要付出一些体力的。

叶修对于接下来的步骤并不是很清楚,他既没有多少醉酒的经历也没什么照顾人的经验,好不容易把蓝河衣服都脱下,自己先累得手酸脚沉。

刚要去洗个澡散散这一身酒气和薄汗,手机嗡嗡地发出震动。蓝河听见电话声也皱了皱眉,露出一丝不耐烦的表情。他急忙走出房间接通了来电。

“下午你提的修改意见我已经搞定了,你赶紧来一趟工作室听听效果。”电话那头的关榕飞兴奋地说着。

叶修不禁回头,重新打开虚掩的房门,再次确认了蓝河睡得十分安稳之后,小声回答了一句好。

 

蓝河是被喉咙的刺痛激醒的。

他一睁开眼,酒精的余威还在作祟,脑子里天马行空的思绪像是“嘭嘭嘭”放了几个窜天猴,他不得不花了一分钟才辨识出头顶熟悉的天花板。

再一环顾四周,落地窗的窗帘紧密地拉着,空调还在嗡嗡作响,被子也老老实实盖在自己身上,如果忽略掉头疼与口渴在脑内疯狂的叫嚣,一切都与每一个独自醒来的清晨并没有什么两样。

但似乎还有什么事儿……

思绪千回百转,依旧毫无头绪,反倒是终于认清了自己宿醉断片的事实。蓝河的酒量并不算高,每次聚会总是自觉担任那个给醉酒的大家收拾烂摊子的角色,若非有意买醉,喝到彻底断片儿还是头一回。

他抬头想拿下床头柜的手机,宣称续航持久超长待机的手机屏早就全黑,蓝河按了几下又将手机塞回了枕头下。目光一瞥,却发现床头柜上还放着一杯清水。没心思琢磨这杯水到底放置了多久,蓝河如一个遇到了沙漠中的绿洲的徒步者,端起杯子就往嘴里灌。

直到一口气喝完也没反应过来自己是怎么实现了瞬间转移回到了家中的。

他挣扎着起身,摸索着用洗澡这种方式来唤醒迷失的神智,直到裹着浴巾走出浴室时才听到客厅传来的声音。

嗯?!

蓝河裹紧了浴巾,推开房门想瞧个究竟,却发现大春、二笔、还有曙光他们一众拎着大包小包站在玄关处。

“我靠你个小兔崽子,终于睡醒了?”

“什么情况??”蓝河持续懵逼,伸手又将裹在小腹的浴巾塞得更加严实。

“我们还要问你什么情况呢?”

“你怎么突然喝那么多酒?”

“老蓝啊,有事儿别闷心里,跟哥儿几个说说。”

“现在缓过劲儿来了吗?”

众人七嘴八舌,流露出的担心情绪不言而喻。

大春接到蓝河那通电话之后,立马向公司汇报了这一情况。出于蓝雨对艺人的基本保护,很快就有人开始关注起这件事。

但网络时代的公关早就无法只手遮天,如果只是单纯地抹掉那个账号,反而会引起更大的反弹,更加得不偿失。

昨晚开始蓝河的手机就一直打不通,外加上大家早就约好了今天要一起吃饭庆祝一下,大春有些担心蓝河的情况,所以干脆领着一帮人上门来看看。

蓝河一直有把备用钥匙交给大春保管,而且平时这帮人也是家中常客,素来进出自由,所以他们出现也并不奇怪。

倒是想起昨晚自己醉酒后,估计也是大春一路将自己扛回来的。

“喝得有点多了,现在好多了,那个谢谢啊。”

蓝河冲着大春腼腆地笑了笑,他直觉昨晚自己没少闹腾,可脑子里的缓存已被清空,这么丢人的事儿他也不好意思细问。若是大春真的说出来昨晚自己酒后干的糟心事儿,估计得被二笔绘声绘色渲染一番再取笑个半年。

他含含糊糊向大春道了声谢。

梁易春没能感应到蓝河复杂的心绪,只道他是因为少年心性而有些害臊。他矜持地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

“客气个毛啊?别愣着啊快过来搭把手,今天在你家开伙。”

“我做的你确定要吃么?”蓝河一脸羞愧地看着二笔。

“谁要吃你的手艺了,二十四孝好男人大春今天主动请缨,机会难得噢!”

“我说,你想秀身材也不至于这么明显吧?”系舟也凑近来调笑起了蓝河。

我靠?!

蓝河留下一句“你们先吃好喝好”就屁滚尿流奔回了卧室。


评论(26)
热度(292)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