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15

Chapter15

 

向来喝酒误事,古人诚不我欺。

蓝河在家休整的两天彻底过上了与外界隔离的山顶洞人生活。

不想上网,生怕那晚醉酒的丑态又被无处不在的镜头给拍了进去。再加上之前那劈头盖脸如排山倒海之势的群嘲让他一颗稚嫩的玻璃心已经不能再承受一点风波,索性暂时性当个缩头的软蛋,一狠心拔掉了自家网线,关闭了蜂窝数据,任由手机自生自灭躺在枕头底下。

在这种紧要关头,却状况百出。

刘皓那通话,简直像在自己心口放了一把火。

蓝河直觉他来意不善,可偏偏字字戳心尖。

他们的相识始于一出闹剧,开始于一段没头没尾的问句。

答应我吧。

答应你什么呢?

答应你大家床上相识一场,最后好聚好散保留风度?

蓝河潜意识里被这个人吸引,可偏偏越接近就越害怕。这种患得患失的情绪甚至让他无法承担之后的结果。

他再一次觉得,在这场猜心游戏里,自己并不是一个好玩家。

与其最后输得惨淡,不如提前离场。

 

也不能全怪在醉酒的头上,大概这两天突如其来的焦灼情绪让他浮肿又上火,刷牙都成了见血的力气活儿。镜子中的脸明显丰满了整一圈,更别提在照妖镜般的镜头前了,估计会被黑粉嘲笑自己连以色侍人的资格都没有。

还好是档户外节目,跑跑跳跳起来估计摄影师也不会丧心病狂给特写。蓝河尝试着用十分没底气的自我安慰说服了自己,但打心底里不想去探究自己这两天的怂蛋举动到底是因为什么。他摸了摸自己依旧浮肿的脸,做好了今天势必被化妆师嫌弃的心理建设后出了门。

 

蓝河在这次面试之前也做了相当多的准备工作。时下热门的综艺他几乎都看了个遍。

这年头各家综艺百花齐放,策划们为了吸人眼球使出浑身解数,满世界遛嘉宾玩已经不再稀奇,

制作人也不能清闲地在摄影棚内指点江山,必须跟随艺人团队爬山涉水。

一切的一切,只要观众们看得开心就好。

蓝河出门前换了一身轻便的简装,化妆时陈果一脸抱歉地说经费有限暂时还没找到衣服的赞助商,只能先让大家各自穿穿常服了。

他笑着摆摆手,说还好今天有先见之明,衣服倒是很合适。

想起头回转行却要面对如此多问题的叶巧妇,他心里不厚道地笑了笑。

黄少天作为打响头炮的第一期嘉宾,酱油打得很是欢快。他一进化妆间就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原本还有些拘束的几名新人都被他调动了情绪。

当然除了画风完全不一致的包荣兴。

真正的拍摄地点并不在这儿,一会儿等主持们到位先录一段片头。之后的重头戏,大班人马还需要赶往节目组早先安排好的地点。

这会儿黄少天正拿着DV满屋乱蹿,说是录一期独家揭秘。出了名的溜嘴皮子认认真真地当起了画面解说员,各种工作人员都猝不及防地被活力四射的黄少天拉进镜头里。

“我靠老叶人呢?你出来出来出来!别以为躲着抽烟我就找不到你了啊?各位观众朋友们,我知道你们都十分好奇为什么这个人复出之后要改行呢?今天就由我来给大家做一个深度分析!”

周围稀稀拉拉地响起一片掌声。

还真有配合的?!蓝河看着这帮起哄的兴欣工作人员,顿时多了那么一点点小羡慕。

黄少天正对着镜头得瑟得起劲,叶修刚好走进了门。

“哎哟你终于来了?快来打个招呼。”他挥舞着手热情地冲门口跑去,原本就不怎么稳的镜头更是晃得没眼看。

叶修原本低着的头抬了抬,敷衍地冲着摄像机点了头点示意。

“朋友你这是耍大牌啊!”黄少天哪里肯轻易饶了他。

叶修瞥了镜头一眼,并不接招。“累死了,我先去收拾收拾,一会儿准备开工。”

“观众朋友们,请你们擦干净你们的屏幕,看到这个人刚刚上演的实力冷漠了吗?”黄少天又夺回了镜头,“你们看看那个黑眼圈,看看那张虚胖脸,这人吧因为年纪大了就很容易年老色衰,叶修同志正是因为感受到了他上镜是对观众的不负责任,所以呢他转幕后工作咯!没错,现在像我这样的实力偶像已经不多了,大家一定要像爱护小鲜肉一样地爱护我!”

“看你节目开声音才是对观众的不负责任!”叶修刚走到门口,冷不丁回头插了把飞刀。

黄少天把镜头一盖,“嗷”的一声嚎,冲进叶修走进的那间办公室准备不饶不休,整个片场都乐呵了起来。

 

蓝河刚好从洗手间出来,看见了和黄少天嬉笑怒骂的叶修。

因为隔得不算近,叶修并没有看到他。

蓝河站在洗手间门口等了一下,并没有着急地走过去。目前他对于出现在叶修面前,还没做足完全的心理准备。直到叶修关门将黄少天挡在了门外之后,他才溜回自己待的休息室。

他也说不清自己偷摸的举动是为什么。

大概是低估了这个人对自己的影响力,好好的一汪春水,又泛起了一层涟漪。

蓝河怀着别样的情绪摸出了手机,划过一溜未读消息,却偏偏没有那个人的。

其实叶修用手机的频率非常低,经常忘记手机扔到哪儿去了,或者干脆因为没充电而好几天不开机。虽然现在比起从前在嘉世的时候好了不少,但大多数人都习惯性从陈果那边联系他。

这两天都在关榕飞那边的录音棚里没日没夜地搞主题曲。关榕飞这种人形自走的爆发小宇宙,但凡有了灵感,必须熬夜爆肝地弄出成果来。他与老关相识多年,深知这厮工作起来六亲不认的脾性,陪着他缩在工作室当了几天苦力,今天一早才回家匆匆洗了个澡赶过来。

他进场之后,粗粗地扫视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蓝河的身影。

也不知道那天他怎么就醉成那副德行。

不过喝醉了酒的样子,倒是积极主动得恰到好处。

叶修想起那晚,不由自主眯缝了一下眼。

 

眼下工作人员与节目嘉宾都已经到齐,陈果吆喝了一声,大家都准备出发去外景正式开始今天的摄制任务。

兴欣的工作人员一溜烟上了等候已久的大巴。而一些明星,则多半有自己的保姆车。比如像黄少天这样的咖位,助理和司机肯定得守候着片刻不离。

蓝河给自己的助理拨了一个电话,听筒那边传来“嘟嘟嘟”的忙音。一连打了好几次也无人接听,估计是没有仔细看工作安排,送蓝河抵达片场之后就先溜了号。

他也没生气,只是有些棘手到底是打个出租还是跟工作人员一起挤大巴。

思索了一阵,还是觉得打个出租来得干脆。娱乐圈里最不缺的就是看人下菜碟的势利眼,没有保姆车就意味着不仅不红,也不受公司重视。而且若是因为助理的偷懒而被外界传言,也可能会让他与公司产生没必要的嫌隙。他找身边的工作人员打听清楚了目的地,干脆找理由磨蹭了一会儿,叫了辆专车。

司机师傅还在找路,蓝河刚站在路边等了一会儿,那辆阴魂不散的沃尔沃又出现在了视线里。

叶修摇下窗,手里还夹着根刚点燃的烟,正笑着看蓝河。

“上车啊。”

蓝河心里那团火“噌”的就上来了。

这熟练的姿势,这熟练的语气,怕是演练过多少回了。

蓝河没作回应。

叶修看着那张板起的脸有些莫名其妙,但小伙子气呼呼的样子倒是挺有意思。

“别啊,蓝河大大,你不要当众耍大牌嘛,影响怪不好的。”

“……”

叶修那辆SUV是出了名的大屁股,又刚好停在了门口,把后面那辆车堵了严实。

老司机见多识广,只当是看两人耍性子闹脾气,按了几声急促的喇叭之后还意犹未尽,摇下了窗喊了几句。

“哎哟现在的年轻人火气真是大……有什么话回家说嘛。”

老师傅一口浓重的方言,愣是把蓝河憋了个半死。

“老师傅说得对啊。”

偏生车上那人还要死不死地隔空认同。

眼看后面被堵的车又多了几辆,本着不给和谐社会添乱心态的蓝河被捏住了七寸,咬着牙上了车。

叶修看着蓝河紧绷的小脸,怕是今天心情不好少招惹为妙,但还是没忍住提醒了一句安全带。

蓝河一言不发地扣上了,然后整张脸全程向着窗外,摆明一副图个清静不要来烦我的架势。

叶修偷摸瞥了眼明显心情不好的蓝河,见好就收,并不多嘴。

两人都不说话,车内被厚重的低气压覆盖得严实。

备受煎熬的三十分钟后,车终于在地下车库停稳了。

蓝河本想单手去解安全带,手摸索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找准位置。他侧了侧身,却瞥见了叶修脖子上的咬痕。

蓝河胸口突然蹿起一股邪火。

他松开了安全带,侧身,冲着叶修的脸上来了一拳。


评论(43)
热度(351)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