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16

Chapter16

 

叶修懵了。

车厢内的空间狭小,所以蓝河那一拳并没有造成实质性伤害。

可蓝河出手也不轻,就听见“砰”的一声,叶修的头被那股力道撞到了身侧的玻璃窗,除了脸上一阵生疼之外还多了晕眩的感觉。

叶修闭了一会儿眼,右手抓住了肇事者的手腕,定定地看向蓝河。

蓝河积攒的怒气值在这看似隐忍的注视下烟消云散,他尝试着挣脱束缚,对方又更加用力地握紧。

“……我,”他觉得刚刚的自己有些过分了,声音也比以往低了八度,“你先放开。”

“然后好让你肇事逃逸是么?”叶修这会儿显得不依不饶,依旧拽着蓝河不肯撒手,左手迅速按下了车锁。

“把话说清楚。”完成了一系列动作,叶修这才将对方松开。

蓝河握住自己有些发红的手腕,思索了一会,却不知道如何说起。

叶修也不着急,身体侧着倚靠着车门,眯缝着眼看着蓝河,摸出打火机拿在手里把玩,

 “我很抱歉,刚才是我一时没过脑子。” 过了好一会儿,蓝河这才犹犹豫豫地开了口。

叶修挑了挑眉,“那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没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我傻?”

蓝河低下头,这会儿他心思乱得很。叶修的问句虽然没那么咄咄逼人,却依旧叫他无法回答。

他觉得这几天以来,关于两个人的关系思考得特别清楚。刘皓说得对,在圈子里讲求感情实在是太过于奢侈。

上了一次金主的床,吸引了八卦媒体的注意力,拿到了前所未有的工作机会,虽然这保鲜期只有三天,付出与回报一对比,倒显得是自己贪心了。

 

“包养这种事情对你来说可能是常态,包括你说在一起我觉得你都是在哄骗我逗我玩一样。当时我一定是脑子抽了才答应了你,但后来我一细想,觉得还是因为喜欢你才会当真。”

叶修没说话,继续听蓝河说着。

“我也要承认,被金主包养这种事情我确实做不来。我觉得我可能太自私了,想要的东西太多,对你有很多的私心,又没法控制好自己的感情。如果你任由我这么纠缠下去,搞不好最后连分开都会闹得比较难看。”

蓝河顿了顿,左手手腕被环握在手里转动了几圈,似乎是在酝酿着措辞。

叶修这会儿也搞不懂蓝河为什么突然提这个。他以为蓝河是自尊心作祟,大概是之前网络上那些流言蜚语给他的打击。

可说起包养这件事,他又有些无从解释。如果说只是他用来壮胆的说辞,根本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叶老师,虽然这么说出来显得我有点傻,但我还是有自尊的。既然你已经找了别人,那我们之前的事也就当没发生过吧。”

蓝河的声音明显有些闷闷的,他低下了头继续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依旧不去看叶修的脸。

“法官宣判死刑前通常还给几年缓刑呢,蓝河你这一上来就执行宣判结果是不是有点草菅人命啊?”

听完蓝河最后一句,叶修巨冤。

“你先说说,这个找别人是怎么一回事儿。”

“……”      

蓝河抬头看了眼叶修,可惜对方丝毫没有捕捉到这暗示的眼神。他等了一会儿,只好又调动了下后视镜的位置,将镜面对准叶修的脖颈,伸手指了指那个明显的暗红咬痕。

“噗……”

叶修算是明白为啥这个愣小子今天突如其来地感情爆发了。

“蓝河同志,我觉得我巨冤。这几天被关榕飞那家伙使唤得我连个安稳觉都睡不好,日日夜夜跟他混在工作室与外卖和泡面相亲相爱。”叶修顿了顿,“而且那天晚上拯救一个醉鬼回家,结果他对我上下其手,你知道更过分的是什么么?”

蓝河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更过分的是他点完了火就彻底睡得人事不省。我这被晾了半晚上不说,几天之后还被贼喊捉贼吃了一拳,你说说我是不是巨冤。”

???!!!

“……哦。”

“说吧,你准备怎么弥补我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叶修眯缝了一下眼,面带微笑地盯着蓝河。

“所以你刚刚是吃醋了吗?”

蓝河有些眼酸,他别过头,不想自己被这个人彻底看穿。

明明一开始是他先抛出诱饵,自己却愚蠢地一步一步上钩,到现在,卑微得一点颜面都没有。

叶修捕捉到蓝河微妙的情绪变化,他知道也许成年人的感情态度不应该是你来我往的猜心试探,有时候反而需要一些赤裸坦荡的真诚。

他侧过身,双手紧紧地握住蓝河的肩膀,盯着对方明显有些害羞而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坦白说,我以为我没有什么爱人的勇气,很多时候我不信命中注定也不信命,所以从来没抱过这方面的期待。第一次见你,我确实动了心。你被我连累传了绯闻,当时在电话里有些无助但又倔强的感觉,那一刻我只希望自己能多承担点什么。而之后,你又给了我很多惊喜,你很好,不管是镜头下,还是在……咳……”

果然正经不到一秒,蓝河意识到接下来极有可能是离谱到没边儿的话,抬头瞪了他一眼,叶修只得把这句话又咽了回去。

“好好,我继续说正经的。我……我没什么真的恋爱经历,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我只知道,跟你在一起,我很心安,哪怕是漫无目的的兜风,都觉得很惬意。”

叶修停顿了一下,又重新在脑中组织起了语言。这件事自己起初干得确实操蛋,自我洗白实在是无异于雪上加霜,必须得解开一层心结,两个人才能真正地释怀。

“你听着,我承认我们之间的开始很糟糕。当时的我,太蠢了,走了一着臭棋。这件事情我真诚地向你道歉,因为我不仅没有尊重你,也没有尊重我自己的感情。不管我们之前的开始有多烂俗,我都希望你能……”

他说不出话来,只好将目光又投向蓝河,看着对方的脸色一点一点透出可疑的红色。

蓝河张了张嘴,半响都说不出话来。他原本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散伙,故事的发展却完全脱离了预设的轨道。

“……等等,你慢着,信息量太大我要消化一下。”

“你还有什么可想的,两情相悦,就这么简单。”

蓝河一时间竟说不出什么话去反驳,又觉得自己的感情被看穿,十分丢脸。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你是两情相悦了?”

“两只。”

叶修说着,俯过身,轻柔地吻上了他。


评论(18)
热度(342)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