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18

Chapter18

 

一路向北。

蓝河坐在副驾驶位置,今天的拍摄挺辛苦,这会儿开了约莫两个小时他也有些困倦了。他伸手,戳了一下叶修的腰。

之前在某项运动的时候,蓝河发现叶修腰间有块痒痒肉,十分敏感。果然叶修根本经不住这么一戳,立马在座椅上扭了扭,试图避开那只捣乱的手。

“捣乱是吧,一会儿有你好看的。”

“好怕怕哦。”蓝河笑着,手倒是老实地停了下来。

“嗯,一会儿哥等你求饶说不要。”

“……”脸皮果然还是没有这个人厚,“还有多久,今天忙了一天,再开夜车很累吧。”

“嗯,是挺累的。”叶修松开一只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把蓝河缩回去的手重新抓了回来,双手十指交缠。

“要蓝河亲亲才能起来。”

“噗,你这从哪儿看来的网络用语?”

“没办法,年纪大了,必须不停地学习新鲜事物才能跟上对象的步……”

话没说完,叶修的脸颊被蓝河快速地啄了一下。

感受到了十万伏特的爱的攻击,饶是一贯自诩厚脸皮的叶修也被对方突如其来的热情打断了思路。

他侧头瞥了眼明显有些害羞的肇事者,“不过我倒是觉得,有些东西你也该学学。”

“啊?”

“吻不是这样接的。”

叶修飞快地一打方向盘,轮胎与地面急速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整辆车如同瞬间飘移般滑向了路右侧,蓝河在惯性作用下猛地左倾,叶修一脚踩死刹车,利落地停靠在了路边紧急停车带上。

他按下停车按钮,解开安全带,侧身狠狠地吻向他。

蓝河一瞬间被对方的荷尔蒙淹没,牙齿被对方凶狠的唇舌撬开,长驱直入,攻城掠地。

黑暗的路面只有偶尔呼啸而过的车辆,昏黄的灯光透进车厢。

这一刻,好像忘记自己身处何地,忘记之前所有的试探与交缠,所有被浓情蜜意包裹的情绪都在每一次交换的呼吸中加深,发酵。

天地之间,他们相爱。

 

开车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凌晨一点。

蓝河原本强撑着想陪着叶修说话,不料自己先迷迷糊糊失去了意识。车子停稳后,才被叶修轻轻地推了,示意他到了。

“咦,我怎么睡着了?到了吗?”蓝河揉了揉眼睛,还有些困倦,发出的声音也是喑哑得让人遐想。

“我发现,你睡觉的时候不光会打呼噜,还流口水呢。”

“我靠,不可能?!”蓝河垂死病中惊坐起,立马伸手去摸自己的嘴角。

却看到叶修正盯着他发笑,嘴角上扬的弧度不知道有多宠溺。

嘴角干干净净,蓝河这才意识到又被对方诓了一回。

“不过,你睡觉的样子,像是个奶娃娃。”

“……你这都是什么形容词啊。”

“就是白白嫩嫩,像个被牛奶泡大的娃娃,身上还有奶香。唉唉,别害羞啊。”

蓝河不理会明显胡言乱语的人,率先下了车。

夜晚的温度比起白天低了好几度,蓝河穿了件短袖T恤,这会儿被呼呼的山风吹着,竟觉得有些凉意。

他抬头看了眼,似乎是一座温泉山庄?

立马回头看了眼刚刚关上车门的叶修,“你脑子瓦特了?这么热的天气带我来泡温泉?”

“以毒攻毒,懂?”

“你大爷啊!这么热的天你自己去泡吧!”

叶修上前,一把揽住蓝河,摸了摸他手臂上被冷风吹起的疙瘩,“这叫先见之明。”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蓝河还是乖乖跟着叶修进去了。

古朴的温泉山庄,建在山间,温泉也真正取自山泉活水。外表虽不起眼,里面的私密性做得倒是十分好。整个园区都是独栋的别墅建筑,数量并不多,各户后院都配备了私人浴池,并不需要与其他住客打照面。

门口有迎宾的服务生,对两个男人来住温泉别墅这件事情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热情又周到地替他们刷开了门,简短地介绍了山庄特色之后就默默地告退。两个人放下随身的包,旅途劳顿让他们顾不得去参观,径直走向了卧室。

房间很大,床上叠放着干净的浴衣,还有一捧香槟色玫瑰和红酒。一看这种浪漫的手笔就不是出自身边这人。

蓝河刚刚在车上补了觉,这会儿看到落地窗外面的浴池,眼前顿时一亮。

被绿树环绕的浴池在夜色里的轮廓并不清晰,只有一盏昏暗的照明灯映着波动的流水。他推开落地窗,夜晚的凉风和蝉鸣调和了原本闷热的气息,平息了一切属于盛夏的烦躁。

两个人相识一笑,虽然彼此都身心疲惫,但依旧打定主意不辜负这样一个美妙的夜晚。

 

蓝河匆匆洗完了澡,却发现叶修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脸皮子薄,故意板着脸拒绝了叶修鸳鸯浴的要求,自己先随意冲洗了一番,想着一会儿正好趁着夜晚的凉风跟他去泡泡热汤解乏。

不想叶修忙活了整晚,又开了一晚上夜路,早就是强弩之末。精神状态一放松,很快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蓝河放弃了一个人独享温泉的打算,看了眼放在冰桶里的香槟和高脚杯,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躺在沙发上,就着叶修的睡颜一口一口地品尝起来。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心动,又从什么时候开始彻底离不开他的呢?

这个人,不管身处何地,永远都是人群的焦点。而自己,目光一旦追随上他,就再也没办法离开了。

在两个人的感情关系中,蓝河始终觉得是自己最先喜欢上叶修的。不过每每讨论起这件事情,叶修总是不承认,笑着说对蓝河明明是襄王有意,神女无心。也不知道男人的尊严为什么要在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上较真。大概是他希望自己永远比蓝河快一步,这样的话,蓝河所有的纠结反而成了甜蜜的苦恼。

在某种程度而言,还真是大男子主义呢。

不过也是,工作的时候,他的身上永远散发着一股说一不二的王者之气。

他掏出手机,翻了翻最近的抓拍杰作,从那些在自己如数家珍的偷拍照中,选了一张发了条微博。

想起自己这点隐秘的小癖好,蓝河又觉得有些好笑。他习惯用自己的方式去记录一些当下的情绪与状态,不过男人做起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总归有些害羞,所以也不曾告诉过对方。而且,若是自己被叶修当场抓包,免不了要被取笑好一阵子。

他慢悠悠喝光了杯子里的酒,放下酒杯,打开手机镜头,尝试着拍一张睡着的侧脸。他又凑近了叶修一些,想去捕捉对方的睡颜永远地保存这一瞬间。

这会儿已经能感受到对方均匀的呼吸声,还有偶尔轻微眨动的睫毛。

他默默地盯了叶修一会儿,好像这一瞬间突然静止。假如此刻永远停留,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蓝河想起今天自己在车上睡着的时候,大概也是这样被他温柔又深情地注视着,嘴角的笑意简直要溢出酒窝,一颗心又柔软了几分。

晚风徐徐,吹散的酒精在体内游走,蓝河听见自己越来越强有力的心跳声,突然不再想用冷冰冰的镜头打破这片宁静。

他伸手去抚摸对方的脸庞,依次划过他的眉眼,然后是嘴角。

在这样美妙的夜晚,总是需要一点庄重的仪式感。

蓝河想了想,温柔地,珍重地,吻上了睡着的爱人。


评论(19)
热度(322)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