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23、24——大结局

Chapter23

 

作为嘉世公司曾经的主推艺人,刘皓主持节目的收视率其实还是不错的。

嘉世走下坡路之后,他也很快选择跳槽下家,打明了主意不与昔日老东家共沉沦。

尽管平时长袖善舞,这件事之后他在业内的口碑也不尽如人意,毕竟哪家公司不希望自己旗下的艺人对自家死心塌地呢。刘皓这个人,除开业务水平不论,太急功近利了些,背后的小动作太多,上位的姿势又比较难看。

在嘉世的时候,叶修还会敲打提携他,不过显然并没有用,刘皓对此并不领情,反而在叶修离开嘉世之前落井下石。

大概是自己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曾经好意的提点却像是一把尖刀插在刘皓心头,叶修永远像一根刺一样让他在意。

叶修也不是完全不计较的人,但刘皓这次明显踢到了铁板上,也就不会任由他继续了。

呼啸的保安很是给面子,并没有拦下他,倒是前台小妹亲切地问了叶修的来意。

“我找刘皓,他现在在哪个录制棚?”

 

刘皓刚完成今天的录制,就被告知有访客在会客室等他。

他推开会客室的大门,不承想发现来人却是叶修。

刘皓有种被看穿的感觉,脸上立马露出讪讪的笑容,“哟叶哥,今天怎么来找我了?最近忙不忙啊?”

“嗯,路过,顺便上来看看你。”叶修没起身,依然安定地坐在会客室沙发上。他难得克制地没在会客室点烟,只是拿出打火机在手里把玩。

刘皓原本想去门口饮水机给他倒杯水,这会儿见叶修不吱声也不动弹,又折了回去。

“我听说最近你们节目势头不错,感觉很有希望拿奖嘛。”刘皓随意起了个话头。

荣耀电视大赏是目前业界最为关注的奖项,不光是各家电视台,各大公司与制作单位都对此十分关注。

如今一算,已经是第十一个年头了。

嘉世曾是前三年的霸主,横扫了颁奖晚会上的各大奖项,叶修虽然并不会出席颁奖典礼,但依旧拿到手软。可惜后来,再也没有曾经那般辉煌了。

“我过去在嘉世,一直以前辈自诩,跟你说了些掏心窝的话。现在想想,倒是我自大了。”

“哪里的话,叶哥的指教,好多人都求不来呢。”

刘皓知道了叶修的来意,手心突然开始冒汗。眼前这个男人依旧安定地坐着,明明外面已经掀起了风浪,对他来说却依然不受任何影响。

他想起从前,大家录制完节目,叶修总会召开内部讨论会,在会上一一指出大家的不足与缺陷。

虽然他并没有任何职位,可每一个工作人员,包括嘉世的那些艺人们,都老老实实地听从他的指令,就好像他们把叶修当成精神领袖一样。

刘皓抬头,却发现叶修正直直地盯着自己,浑身散发出一种威严的气势,好像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被这人洞悉。

他下意识被这种气场压制住,想为自己稍微开脱几句,但又实在是显得欲盖弥彰。

但他一点都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圈子里混的人,除了要看运气,更有一部分需要自己用心经营。有时候,这些微不足道的小手段,算不了什么。

 

“过去我总是说你,并不是想打压你,而是你确实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踩着人头往上爬固然很轻松容易,可是要想想,那些被踩过的人会不会伸手去拉你的腿。不过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这样的方式,那就好好干,提升自己的实力,比别人爬得更高更快一些。”

叶修的声音很平和,他根本没去点破那些背后的勾当,而是最后给刘皓说了这样一番话。

刘皓并没有吱声,他没有低头,之前挂在面上的假笑已经彻底僵硬。可依旧坚持挺直了背脊,他不想在叶修面前认输。

叶修起身,走到他面前,看了看刘皓一脸阴郁的表情,什么都不再多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加油吧。”

然后径直走到饮水机前,给自己接了一杯水。一口喝完,将纸杯放回在台面上,走了出去。

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但又好像是给了他迎面一击。

刘皓这会儿已经连假笑的表情都做不出来,直到叶修离开,刘皓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他呼出一口气,发现背后已经被冷汗彻底浸湿。

他注视着叶修离去的背影,站了很久。

 

解决完这边,叶修走出呼啸大楼的时候明显脚步轻快了不少。

他抬腕看了眼时间,正好赶回去就到了与方士谦约好的点。于是掏出手机给蓝河打了个电话。

 “喂——”

隔了好一会儿才接通,蓝河的那副声线明显就是刚刚被自己电话吵醒的样子。

“我说小蓝同学,你心真大。”一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叶修心情更好了一些,嘴角都不自觉上扬了。

“啊?我靠?怎么是你?你在哪儿呢?”蓝河似乎这才稍微头脑清醒了一点,一连串炮弹式提问把叶修又逗笑了。

“早起的鸟儿不但没虫吃,还要给人喂虫子,我觉得我很亏。”

“你是一早上受什么刺激了?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什么鸟?我觉得你在开黄腔……不对你跑哪儿去了?”

“我有时候真希望你偶像不是黄少天。”

“你怎么一直都在跟我绕弯子?快说,我着急!”蓝河要被叶修这四两拨千斤的太极水平气死了。

“我这就回来,一会儿老方和大眼要来,你先收拾收拾。”

“啊?哦好……那行。”

直到挂完了电话,蓝河都没从这个人嘴里套出半个字来。

蓝河无力地反思了一下自己,发现但凡这人想保持点什么小秘密的时候,自己就完全拿他没招儿。倒也不是因为担心他有异心,反而似乎是自己被保护得挺好?而且,好像真有那么点儿霸道总裁的味道?

蓝河笑了笑,又想起叶修刚刚在电话里的叮嘱,从床上赶紧爬了起来。

昨天没休息好,脑子到现在都有些昏沉沉的,蓝河翻箱倒柜想找出点应急的东西,确实扒拉出来几片面膜,还是之前公司发的。

虽然男生敷面膜实在是有些娘炮,但现在当务之急是遮一遮面上的疲色,反正不被叶修看到就行。

蓝河做完了心理建设,刚刚把那片东西往脸上贴好,叶修就回来了。

“噗……”对方没给他面子,先笑出了声。

“你回得真是时候……”面膜绷住了脸部肌肉,蓝河只能保持僵硬的面部含糊地说了一句。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叶修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哪种?”

“背着我在家敷面膜的男人。”

“……”

 

方士谦来敲门的时候,两个人早已经收拾妥当。

蓝河不光自己贴了张面膜,更是不放过叶修。亲自动手给他刮了回胡子犹嫌不过瘾,还要强行给他也来一张。

叶修拒绝,却被他以“敷情侣面膜,干不干你自己看着办”的理由强行驳回。

方士谦一脸没好气,“你说你,非要选在这里干什么?你说说我这么大老远扛这么多东西我容易么?”

蓝河瞥了眼大包小包各种器材的方士谦,十分不好意思,立马上前去接过对方手里的包裹。

“反正你有司机有苦力,别装可怜。”

“我不管,你去帮忙,后面还有。靠你什么表情这是电梯房又不要你从楼下扛上来!”

方士谦累得不行,直接把那堆器材设备放在门口,径直走进了屋子。

叶修走到电梯间,果不其然后面跟着一个辛苦的劳工,正提着两只硕大的灯箱。

王杰希刚出了电梯,这会儿也累得不行,额头都出了点细汗。叶修过去搭了把手,两个人才合力又将这一堆东西弄进了门。

“你说你,干嘛不去工作室,我那里现在装修得差不多了,设备比现在齐全。”方士谦调试着手里的机器,还时不时咔嚓几下快门试试光线。

“我这又不是工作照,去你的工作室太做作了。再说,我也没有什么技术性要求,你随意来两下就好。”

“毛啊,什么叫随意来两下,你这是质疑老子的专业性!老子不干了!”方士谦几乎是一撩就着。

蓝河正好拿了两瓶水过来,王杰希接过后说了声谢谢,拧开瓶盖,递给方士谦,对方看也没看顺手接过水瓶便喝了一口。

他看了眼两个人之间默契的状态,微笑着默不作声。

“行了行了,你是拯救我于水火之中的大好人,差不多了吧?”

“嗯,等我再找找感觉,你俩先随意活动着。”

蓝河想帮着方士谦去摆弄开那一大堆还没弄好的灯箱和打光板,不过对方示意他不一定需要。之后方士谦开始满屋子乱钻,找起了角度,顿时室内响起一片连绵不断的咔嚓声。

 

蓝河回到了叶修身边,见他指了指沙发,对着王杰希说:“时间紧迫,我先跟你谈点事。”

王杰希坐下,看着他,“你说吧。”俨然一副早就料到的神情。

“行,我也不多绕弯子,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因为这次确实比较冒险,选的是边录边卖的方式。之前与几家播出平台已经谈妥,但是我这边来了消息,说是有平台商考虑到社会影响,可能不会续订。”

取消续订?自己这点事情能引发这么大的连锁反应?

蓝河也是这会儿才正式从叶修嘴里听到这一消息。他立刻紧张地去看对方,叶修也不说话,给了一个眼神示意他安心再伸手从蓝河背后环绕过去,虚搭在他后背的沙发沿上,像是温柔地拥着他一样。

“平台的损失现在对我们很不利,但是节目收视这边我来想办法,这一点你可以不用担心。我知道微草刚拿下了一家视频网站的控股权,如果可以,我们来谈谈独家合作的问题。”

王杰希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水,他沉吟了一会儿,说:“你知道我的顾虑,现在的社会风向不像过去,很难判断到底是不是一件坏事。”

“可以理解,但事出紧急,突然下架的风险会比较高。我这边可以给出一些退让。”

“所以你是坚持了一定要公开吗?”王杰希还是问了出来。

叶修笑了笑,“我觉得你应该最懂。”

王杰希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再多问,“那你尽快把合同传过来。”

两人说完了话,都不再继续,好像三言两语之间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决定。

蓝河试探性地看了眼叶修,发现这会儿他正闭着眼凝神。

倒是方士谦已经凑了过来,冲着蓝河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这是已经拍完了?怎么感觉才刚开了头就结束了?

“我办事,你放心!” 方士谦利落地把相机塞回包里,拎起门口那一堆完全没派上用场的设备箱子就要走。

“呃……不再多呆会儿么?一起吃顿饭?”

“你来做?”

蓝河笑着摆摆手,“我手艺不行。”

“那就下次吧,我难得早起一会儿,搁往常这还是我的休息时段,现在已经超负荷运转,急需回家补觉。”方士谦打了个哈欠,这就转身要走。

蓝河想让叶修去帮忙送客,却发现这人已经默默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知道这人今天一早就出去了一趟,估计这会儿问题谈妥了大部分,精神状态也跟着松懈了下来。

蓝河不好意思地冲王杰希和方士谦笑了笑,两个人都表示没关系。

三个人轻手轻脚地又把那一堆器材抬到了楼下,蓝河重新回到家里,发现叶修依旧老实地靠在沙发上,还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从卧室里翻出一条薄的空调被,轻轻地给他披上,自己则依偎在他身侧。

蓝河看着叶修的睡颜,想着,不管发生什么,好像在他身边,就觉得一切都好。

 

Chapter24

 

照片很快就传了过来。

邮件传来的时候,叶修正好站在阳台开窗抽烟,蓝河看他还在讲电话,就把电脑捧了过去,示意已经收到了照片。

叶修这会儿正忙着,只是抬了抬头示意蓝河自己先看。

方士谦最擅长的就是捕捉不容易被人发现的细节,特别是对人像的处理,更是细腻。

蓝河打开照片的第一眼就被深深地吸引了。

其实传来的是一组图片,大概间断的时间很短,两个人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只是有着细微的动作差别。

似乎是在叶修和王杰希谈话时抓拍到的细节,叶修与自己坐在沙发上的同一侧,而摄影师站在两个人的侧面,刚好只拍到两人的画面。

前面几张蓝河的表情明显有些凝重,右手放在沙发上,手指张开却微微蜷缩着,似乎是因为内心不安而牢牢地抓着沙发,指尖接触的沙发处有细微的凹陷。

叶修似乎是感应到他的情绪波动,原本随意摆放的手出现在蓝河背后,就好像是虚搂着他一样。同时又扭过脸,只是一脸温柔又宠溺地看着他。

蓝河又按了下一张,照片里的自己也回望了对方,本来严肃僵硬的表情立马松动,整个人都变得柔和又和平。

没有任何格外亲密的动作,没有说任何的言语,但好像两人已是一对相恋已久的爱人,在不经意间一个眼神的交换之后,所有的紧张、不安的负面情绪都被对方细细安抚着。

时间在这一瞬间被静止,两人注视着彼此,嘴角带着温柔的浅笑。

人们总说,恋爱中的人会散发出特别的荷尔蒙。初识时的懵懂,热恋中的狂热,还有沉淀后的隐忍与深情。这并不是爱意褪去后的疲惫,而是一种平和的坚持。

蓝河将那组照片来来回回细细看了好几遍,直到眼角有些泛酸,视线所及之处渐渐变得模糊。

自己是什么时候,真正与他达到了如此契合的境地,他并不知道。

他扭头看了一眼那个人的身影,对方还在那边打着电话,似乎正在与陈果商量着如何解决这件事情才能做到最小的负面影响。蓝河知道陈果出于对两个人的保护,其实更希望用平缓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显然两个人陷入了焦灼的拉锯战中。

他把这几张照片都传到了自己的手机里,小心翼翼地起身,不想自己失控的情绪被叶修发现。

他也不想在这么要紧的关头,给他更大的压力。

蓝河轻手轻脚地走进洗手间,站在洗手台前看了眼镜子。

镜中的自己形象并不好,眼眶有些发红,眼下还有着淡淡的黑眼圈。

如果不是这一帧帧的定格画面,蓝河也不知道两人在不知何时已经成为了彼此的生命共同体。都说爱的人像是你的软肋,又是铠甲。

而这一次,他想当对方的铠甲。

 

蓝河给大春发了长长的一段话,先是感谢了这么多年在蓝雨一直都受到他的照顾,又说了一些和系舟、二笔还有曙光之间的兄弟情。如果这几年没有他们之间相互扶持,或许自己也不会坚持下来。

一直以来他都心存感激,并且不忘初心。

大春很快回了一个电话过来,但被蓝河直接挂断。

之后他深呼吸了几口,打开了自己好久不曾登陆的微博大号,坐在马桶上,开始认真地敲下一个一个字。

 

“大家好,我是蓝河。

“想必从昨天起有很多朋友都从热搜榜认识了我,也听说了散落在民间的各个版本的八卦故事。

“当然,今天并不是要来写一篇长篇累牍的文章一一反驳这些故事里的观点,毕竟处理造谣诽谤这些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来。

“今天,我其实只是想跟大家说一件事情。

“很抱歉,我确实恋爱了,而对象也如你们所知,是叶修。

“我知道作为艺人,感情注定要受到社会的关注,而同性恋这一个词的标签又太沉重。

“过去的我,是一个怯懦的人,认为自己无法承担这样坦承的后果。

“坦白说,过去这一两天我也过得并不轻松,我的公司,我的同事,我的爱人都在为如何处理这件事而焦头烂额。

“我以为我们是成熟的社会人,遵循着约定俗成的规则,却不知道这样对感情中的另一个人来说有多不公平。

“在我们相识相爱的过程中,他一直站在我的身前,替我承受了很多不应该他承受的东西。

“所以这次,我希望是我保护他。

“因为与他在一起,让我无时无刻不觉得自己是爱着他,与被爱着的。”

 

蓝河按下了发送键,关掉了手机,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他出来的时候,叶修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再说话,只是皱起眉头沉默地一口一口地抽烟。

他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对方。

“好了,我有点事先挂电话,一会儿给你回过去。” 叶修想回头看他,却被牢牢禁锢在蓝河的怀里。

“叶修。”蓝河闷着声叫了他。

“怎么了?”

“我刚刚特别任性地做了一件事,希望你不要生气。”

“嗯?”

“我……”蓝河犹豫了一下,“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因我而起。我一开始希望你跟我彻底撇清关系,好让你不要受到影响。但我发现,我做不到,也不能接受。”

叶修没再说话,只是安静地听着。

“我们两个,已经成为了共同体,是彼此的一部分。所以这种问题不是避之不理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一直都会在,躲躲藏藏根本只是欲盖弥彰。所以,我刚刚出柜了。”

“嗯?公开吗?”

“对……”

“我突然有一点生气。”

“你……”

“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我来吗?你那点微博粉丝出了影响力也不大吧。”

“靠!”

蓝河松了手,叶修立刻转过身。他盯着蓝河的眼睛看了很久,蓝河被看得有些羞涩,想避开这灼人的目光,然而最后还是笑了起来。

就好像,一切都应该这样,两个相爱的人走到了一起,他们的天地,还很长久。

 

 

尾声:

 

“你在微博里说了什么,有喊我老公然后深情表白吗?”

“滚吧!我这就去删!”

 

当天这条消息确实引发了轩然大波,大概所有人都以为最多只是公司出面发一份追究责任的法律声明,谁也没有想到蓝河会搞出来这么一个大动作。

全网络都炸了锅,倒是处于漩涡中心的两个人却出人意料地平静。

叶修刚处理完微草那边传来的合同,合作细节已经谈得差不多,剩下的就是一些条款的改动,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而蓝雨那边也出面,接手了这次诽谤事件的彻底调查,保证会给蓝河一个合理的解释。既然喻文州发了话,想必后续也不再需要过多操心。

叶修刚走进卧室,就看见正刷着手机格外起劲儿的蓝河。

“心理承受能力差就不要瞎看了。”

“滚!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保证这次说什么都不怕!”蓝河冲着站在门口的叶修喊。

“就你这虚张声势的劲儿……晚上别躲被子里哭?”

“……懒得理你,对了老板娘生气了吗?是不是已经彻底暴走了……完了以后估计我都在她面前抬不起头,她一定恨死我了。”

蓝河原本兴奋的语调又降了回去。

“你说什么傻话呢?”叶修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蓝河的头,“不过老板娘确实是挺生气的。她说她特意联系了记者媒体,定好了时间地点,商量好了发布会的流程细节,没想到被你一篇长微博轻而易举地打败了,你说她气不气?”

“……我也是一时情急。”

叶修迅速地打断了他,把还没说出的话堵回了嘴里。

 

节目的第一季拍摄,已经彻底告一段落。

大家对节目的关注度并没有因为这次的出柜消息而降低,反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收获了成功。

 

“钢针,我本来是想看蓝河怎么在节目里羞耻play,万万没想到……我居然慢慢地路转粉了。”

“哈哈哈哈哈这个节目有毒,后期这么调侃这对,真的大丈夫?”

“每次看到右上角的微草绿标就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浓浓的质疑……蓝雨的嘉宾上微草持股的平台……”

“笑死,营销你懂不懂,都是套路好吗,这才叫我们还有无数个属于掐架的夏天!”

“其实,我想了想,这两个人意外的还蛮带感?毕竟是娱乐圈包养的经典题型啊(敲黑板!”

“作为叶修的粉,以前从不用替蒸煮的事业操心,一直没有什么萌蒸的存在感。现在倒好,这俩傻蛋玩出柜这种作死行为,唯粉转CP粉的人很心痛。”

“喂喂,你们好歹做点样子讨论一下这期的节目内容好吗?”

 

陈果一边叹气,一边刷着官方的微博账号。

“你说我这是喜还是忧呢?”

“嗯?”叶修叼着烟凑了过来,扫了一眼就大概明白了。

“我说,你们两个消停一点好吗?不要以为出了柜就万事大吉天天秀恩爱了!你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俩吗?不要天天发照片!”

“哦,行。”

“你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让我觉得有诈。”陈果怀疑地问。

“我接到荣耀电视大赏组委会的消息了。”

“我靠???!!!什么!!!”陈果在叶修办公室兴奋地叫了起来,还好叶修早有防备关好了门。

“我们这是有希望拿奖的意思吗?”她紧紧地拽住叶修的衣袖问道。

“老板娘,淡定。”

“我靠这种消息怎么让人保持冷静啊!!!啊啊啊啊啊那天咱们制作组要去走红毯吗?等等,是通知的你,还是咱们?”

“是大家。”

叶修打了个手势,再一次打断了陈果即将响彻云霄的尖叫声。

“不过我那天有事。”

“有什么事比颁奖典礼还重要?”

叶修走到办公室门口,手刚摸上门把手,就听见陈果在背后问道。

“度蜜月呗。”

他说。

 

 

End.

 


评论(21)
热度(483)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