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5

Chapter5

 

两个人终于来到叶修推荐的粥店。

坐落在胡同深处的店面外表看起来只不过是一户不起眼的小四合院,虽说是粥店可看起来冷冷清清一副寻常人家私宅的模样,木制的大门连块醒目招牌都没有,更别提还会有站在门口面带微笑的服务生与泊车小弟了。

不过蓝河并没有丝毫低看的意思,愿意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地带把一家古朴的四合院改造成餐厅,估计是某家私人厨房的性质,愿意出钱也得看老板有没有心情招待你的那种。

叶修敲了敲门,隔了一会儿一位穿着大褂的老头才慢慢悠悠地过来把门将将好打开一条门缝,似乎是看清楚来人,这才将两人请了进去。

“叶老师你上哪儿刨出来这么神秘的地方啊?”蓝河压着嗓子问了句。

“我听我弟之前提过,他是这里的常客,我头一回来,没想到刷同样一张脸还挺管用。”叶修也把声音放低,说完还冲蓝河眨巴眨巴了眼。

“……”

敢情刷脸这事儿还带蹭的。

穿过郁郁葱葱的前院就是招待客人的大堂,除了他们并没有其余的客人。蓝河环视了一下四周,屋内陈设并不新,反而在这样的环境下带着点儿时光沉淀的意味,散发着让人安心的味道。先前领他们进来的老头精神矍铄脚步轻盈,走起路来不带一点儿声音。整间屋子十分安静,没有普通饭馆的嘈杂,如果细心倒是能听见庭院潺潺的流水声。

不一会儿刚刚领两人进门的老头就端上了粥、小菜还有茶水。因为店里不提供菜单,每日提供的菜品都由老板自行决定,只是会在上菜前问一问是否有忌口。

两份砂锅粥被端上来的时候,老头也正好打开了锅盖,顿时一股浓郁的鲜气扑了个满面。几份素菜被盛放在碟里,一水儿清爽的色泽。小白菜酥滑软嫩的茎叶用高汤微微焯熟,新鲜碧绿的莴笋淋上一点柠檬汁,腌渍过的水萝卜带着醇厚的辣椒味儿。 

两人细细品了一口煨得火候正好的粥,熬得浓郁鲜香,一贯对食物没有什么追求的叶修也忍不住叹一声好。

蓝河倒是有些恹恹地提不起胃口,小口浅尝了几下便放下了碗筷。

叶修看着蓝河一脸“我有心事”的表情,也跟着停下了筷子,“我说老蓝同志啊,你这小小年纪怎么思虑如此之重呢?”

眼看蓝河没什么反应,叶修继续自顾自说着,又抬起筷子送了一块脆萝卜进嘴里。

“既来之则安之,照我说啊,现在你的紧要任务就是好好磨一磨自己,而且趁着这波热度,通告照常上,活儿照常接。”

蓝河知道对方的意思,他也明白内心纠结的根源。从一开始的选秀出道,再到蓝雨的训练生,这几年来他一直兢兢业业小心谨慎。感觉就是自己苦心经营的几年,突然被一搅和被盖了个被包养的戳,也确实是滋味有些难受。

果然还是很在意自己的艺人形象。

“刚逗你呢,好消息其实是录制计划已经安排出来了,下周就开机,你收拾收拾心情准备开工吧。”叶修喝完最后一口粥,擦了擦嘴,又给了蓝河致命一击。

 

外界的八卦依旧传得火热,眼下关于这档节目的关注度甚高,连赞助商们都喜笑颜开地提点说要趁着东风抓紧点儿日程。虽说昨天的海选出了小风波,但制作组的筹备工作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旧紧锣密鼓地开展着。

 

叶修掏出兜里的手机,修长灵活的手指一阵忙活儿之后就递给了对面的蓝河。

“这啥?”蓝河疑惑地接过对方手机,粗粗扫了一眼还亮着的屏幕,瞬时睁大了眼睛又重新将那一溜人名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也不由得倒吸两口凉气。如果需要用生动形象的比喻来形容参与者的咖位,那就是有幸参与的每一位都是能在网络上掀起粉黑大战三天三夜的主。

“接下来你需要朝夕相处的名单,你先熟悉熟悉,做好心理准备。”

叶修一副见过世面的淡定,这份名单是他一手敲定的,早就没有什么意外的新鲜感。不过对于蓝河来说,越早知道就会准备得越充分。

看着蓝河依旧有些没能回过神来的表情,叶修干脆自动更新解说技能,又细细碎碎地向他一一道来。

眼下这档最吸引人眼球的真人秀是任务挑战类型,不过节目组剑走偏锋,摒弃了以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指导思想,愣是凑齐了七位风格迥异的大老爷们儿。

不仅有时下当红的小鲜肉,纵横影坛的老江湖,也有沉寂之后转型复出的中生代。这主打雄性荷尔蒙的路线赢得了部分路人的好感,红花固然养眼,可随之而来的宫心计与公举情怀早就被各档栏目玩腻了。而且,当下娱乐圈对绯闻的定义可比原来更为广泛,所以不少粉丝们开玩笑调侃节目组试图以排列组合这种丧心病狂的方式来刷CP,誓要一举夺下年度必爆的大热门。

每一站他们都会出发到一处新的地方来完成节目组精心设计的任务,上交了钱包手机,也没有万能的助理,一切都需要靠自己及团队成员来协同完成。没有脚本,也没有导演,只有全方位跟拍的摄像机,把参与者的每一面都鲜活呈现。

 

蓝雨对这档节目也很重视,尽管蓝河属于顺带提携的新人,但公司依旧给他安排了一名私人助理。

路已经铺好,究竟成不成气候还需要再看。

助理是临时新招进来的,专门负责这档节目期间的各项事宜。

蓝河虽然还不太习惯有一名助理照料着,但一想到上通告的时候再也不需要自己一人扛着大包小包,也隐约有些开心。

刚打照面时蓝河对这名助理印象不能算太好,一看就是在圈子里浸淫已久,整个人十分的“油”。不过这是公司的临时招聘,而自己也并没有太多事儿需要助理来经办,蓝河也就没动申请换人的心思。

助理走之前,说是给蓝河带了一份公司发过来的资料,让他尽快熟悉熟悉。

蓝河翻开一看,是一份由业内资深人士总结出的偏好分析,分析的对象就正好是接下来一个月朝夕相处的同组艺人们。

娱乐圈里的旧习是看人下菜碟,特别讲究的是资历。饶是红得发紫的新生代人气小天王,遇到了比你资格更老的艺人,还是得毕恭毕敬地称呼一声前辈。本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相处起来全凭气场。更何况那些大牌明星们早被名利宠坏了,眼看着后辈上位与自己争夺资源,也许表面和风细雨,实际背后捅刀蓄力打压呢。所以一个后生想要在圈子里崭露头角,可必须得经历一番历练。

蓝河看到那份密密麻麻的性格分析与注意事项十分头大,硬着头皮看了几眼就放弃了。

他向来习惯用心待人,这种方式的投机他觉得不太适应,正如大春点评说蓝河骨子里有股单纯的轴劲儿。

哪怕真的是很难打交道的前辈,自己也并不需要非得去讨好,再说了,也不见得人就一定会跟他不对付呢。

蓝河打定主意,又将这沓资料又塞回了自己的储物柜里。

 

这两天蓝河也很是辛苦。

他的单曲反响有些不愠不火,公司方面虽然有一些压力,但为了给接下来的活动造势,仍然尽心安排了最大程度的曝光。所以这几天蓝河的通告排得相当紧凑,尽管整个人十分疲惫,但为了呈现出良好的状态,他还是坚持每一个通告都尽心尽力地完成。

庆幸的是这一波终于到了尾声,蓝河结束了最后一场访谈,婉言谢绝了同事们的晚餐邀请,径直回了家。

脱光衣服对着浴室镜子的时候,蓝河仔仔细细地观察了镜子里的人。镜子里的少年依旧五官清秀,算得上好看,可并不算是独特的那种。身子骨因为这几年坚持锻炼和练舞的缘故,倒也算结实。

其实按理说,自己这样普通的资质,并不适合当明星。大春看出他的心灰意冷,难得对他说了一番话。

他说在标榜特立独行的娱乐圈,每一种性格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总会有人去欣赏,去发现。

然后不知不觉,已经熬过了三个年头。

洗完澡换上了一身家居服,这才感觉一身的疲惫得到了舒缓。

夏天头发干得很快,他从浴室出来只随意用浴巾擦了擦,也懒得再去打理发型。柔软的头发乖顺地耷拉着,洗去了发胶的油腻感,换上了散发着洁净气味的家居服,整个人又像是重新回到了二十岁的干净少年。

热水澡特别解乏,眼看原本溢顶的困意又消退了一些,蓝河不着急上床,反而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准备找一点乐子打发一下睡前时间。这些天都疲于工作,眼看就要成为了一名脱离网络的山顶洞人,他虽然知道一名艺人最好不要在网络上搜索自己相关的新闻,可越是压抑,内心就越是躁动。

蓝河倒不是一个重度网瘾少年,起初在没有什么名气时还会很认真地分享一些生活的日常,比如美食报社,逗逼旅行,偶尔煲一煲鸡汤,当然还有男生最爱的游戏截图,心情很好时也会发一张自拍同粉丝们互动娱乐一下。后来有了一些人气之后,公司大手一挥买了粉丝,看着数量“噌噌”上涨的僵尸粉蓝河也是一度哭笑不得,也就没有了早先的热情,只发送一些简短的无关痛痒的日常,毕竟作为一名公众人物在这种全民娱乐的是非地,须小心谨慎避免多说多错。

 

打开微博的一刹那,蓝河有一些恍惚,莫非公司的公关部最近又给自己买粉了?!再一看转发里的提醒,蓝河顿时就悟了。

 

“卧槽活久见啊,叶神又要发大招了!”

“蓝雨那个明显咖位不够吧,凭什么他能选上啊我真的很怀疑。”

“某位抱大腿的功力真是见长,这是嫌自家一哥的大腿不够粗壮改爬了新人的床吗?要不要我们集资给你买点马应龙啊2333”

“老实说别的我都很满意,就是蓝雨那个有点乱入了吧……小编你是不是传错图片了?”

“你们就知道当键盘侠,你知道人家爬床爬得有多努力嘛?”

“理性分析,十八线路人上位如此顺利是不是真的抱上了叶修的大腿?”

“完了完了这年头,看个综艺节目都能这么腥风血雨的,而且如今这是流行男星带资入组了,我代表个人表示弃追。”

“《周一见》居然是真的,瞎了我狗眼,不得不心疼我叶的选妃水准。”

“行了别酸了,万一人家看见你们这么欺负人,回头找上金主哭一哭睡一睡,没准儿自家蒸煮的戏份都要被删完啦!”

 

之前的人选早已经在网上炸开了锅。

而毫无疑问,蓝河成了掐架热议的中心。

也不知是哪里杀出的小号,以圈内人口吻编写了一篇蓝河的上位史,其中更是绘声绘色地描写了选拔时自己与杨绕发生冲突的事件。

在这篇爆料中,蓝河成了心机叵测的企图炒作上位的白莲花,而叶修也被暗示成了他的Y姓娱乐圈大佬后台。

各种亦真亦假的细节支撑,再结合前几天爆出来他和叶修的绯闻,眼下蓝河在群众面前的形象简直比负分还惨,饶是十八张嘴也解释不清。

热情的网友们还纷纷制作起了蓝河的表情包,并亲切的赋予了蓝河“宇宙第一白莲花”的封号。

 

蓝河面无表情,手指不断滑过这些评论。手机屏幕突然一暗,还没看清楚来电号码,原本划拉屏幕的手猝不及防按下了接听,

“蓝河?”

是叶修的来电。

“什么事?”

叶修听见话筒那头的人明显情绪有些低落,再一思索,心知肚明。

于是他放缓了语调,“你上着网呢?”

“我正欣赏我的上位史呢……”

“哈哈哈……”叶修爽朗地笑出了声。

还行,能开玩笑自娱自乐,小子心理素质还可以。

“不过我觉得蓝河同志你还没有上位成功,还需要再努力一下。”

“我看是你需要再抢救一下吧!”

“至今都没睡过你,眼看就已经被盖章成了金主,我觉得我很亏啊。”

“所以你这是专程来气我的吗叶大金主?”蓝河思绪明显被带跑偏,又小声嘟囔了一句。

“不过我很好奇,wuli河河请你狗带,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蓝河两眼一黑,突然没绷住哈哈哈哈地乐了起来。

叶修也不明所以,可偏偏被蓝河突然的笑声感染,两个人都在电话里笑作一团。


评论(27)
热度(430)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