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7

Chapter7

 

两个人在距离蓝雨大楼还有两条街的地方停了车。

叶修看着蓝河从口袋里摸出口罩,又把别在衣服上的墨镜戴上,一脸全副武装的样子,十分好笑。

“掩耳盗铃是没有用的,蓝河同志。”

“我还要脸!”

在两个人的频繁接触下蓝河言语又活泼了几分,他跳下车,笑着转身向叶修挥手告了别。

其实他今天回公司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因为要正式跟摄制组签订终版合同。大春其实有提议要不干脆签完字把合同快递回来,蓝河觉得未免太小题大做了,想着自己没什么安排,还是回一趟公司。

事实证明,他果然还是太甜了。

门口聚集了一帮正在蹲点的狗仔们,这会儿看到等候已久的目标出现,立马停下了聊天打诨,响起一阵络绎不绝的快门声。

蓝河也没料到自己有天也会成为菲林杀手,虽然装备了墨镜口罩,火眼金睛的娱记当然有特殊的雾里看花的技巧。蓝河暗自懊悔今天的忍者造型还不够彻底,只得一手挡在脸上,一路小跑杀出重围奔进了大楼。

记者见蓝河溜得飞快,蓝雨门口的保安兢兢业业没法靠近,只好纷纷上车,转头又去搜寻起叶修那辆醒目的沃尔沃。

 

经过刚才那一出狗仔盯梢,蓝河还有些恍惚。

也不知道叶修怎么就跟自己捆绑,变成了自己名义上的金主跟实际的追求者。

追求者,这词放在那个人身上,怎么想都怪怪的。总觉得他应该在感情方面没什么障碍,只要他点头,多的是人愿意。

可是自己呢?愿意吗?

蓝河并不贪慕那些虚荣的物质享受,只觉得两个人要靠真心在一起。所以他不敢把那些深夜的表白当真。

哪怕,他也是喜欢他的。

 

签字环节很顺利,蓝河粗略的看了一遍,没什么问题便签了字。

大春拿着合同交到公司法务,留蓝河一个人在会议室里。他百无聊赖地玩了一会儿消消乐,这一关卡了一星期,他又不想花钱买道具,实在是闲得无聊,手贱点开了微博。

粉丝依旧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最新一条的更新的热度更是超越了以往。留言评论再加上转发,庞大数目的提醒都让客户端闪退了几次。

蓝河戳开随意看了看,可惜,没几个粉丝,大部分都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路人及喷子。

微博看样子近期是没法玩了,他暗搓搓地退出了这个账号,摸出了好久没有宠幸的小号。

不过说起来,起初开小号的目的也怪羞耻的,他作为一名单纯的黄少粉,开小号的目的也是为了更好地给自己偶像艹热度。蓝河想了想,默默地开始一条一条删掉那些狂热的发言来打发时间。

 

“法务今天怎么这么痛快?” 

蓝河听见门被拉开的声音,还在闷头删着基数众多的微博,头也懒得抬。

“靠这种不入流的法子红了,你很满意吧。”

蓝河不需要抬头就知道来者不善的这位是谁了。

“彼此彼此,半斤八两。”到底是跟着叶修混了几天,蓝河嘴上功夫也见长了不少。

“小人得志!”杨绕明显被蓝河四两拨千斤的态度激怒了,他快步冲了进来,站在蓝河面前,一把揪住蓝河的衣领。

“就你这点情商,你家金主也怪不容易的,天天给你身后擦屁股花了不少钱吧。”蓝河扯开杨绕的手,又把被拉扯出痕迹的衣服用手顺了顺。

杨绕一时怒火中烧,想起昨晚被金主下的最后通牒和那笔在他看来还不够塞牙缝的分手费,握紧了手高高地扬起,就想给蓝河狠狠地砸一拳。

“咔嚓——”

拳头还没来得及落下,两个人都被门口传来的快门声吸引了注意力。

“你试试,我觉得记者跟网友会对这张照片很感兴趣的。”叶修丝毫不在意偷拍被抓了个现行,晃了晃握着的手机,气定神闲地冲着杨绕来了一句。

到底是有些忌惮叶修,杨绕把拳头放了下去。

“狼狈为奸,够不要脸的。”

说完转身狠狠撞了蓝河的肩,用刚好只能让他听见的声音补了一句,“我等着看你被踢下床的那一天。”

“小兄弟,大哥给你一个建议。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叶修懒洋洋地冲着杨绕离去的背影喊了一句。

 

“微臣救驾来迟,罪该万死。”

“……行了,跪安吧。” 蓝河没好气地回了句,转身就准备走。

“别呀,给个赎过的机会,我送你回去。”叶修掏出车钥匙,跟在他身后说道。

“门口那么多狗仔,我自己走。”

叶修听着蓝河硬邦邦的回复,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跟在他身后。

一整天的好心情都被这么一出闹没了,这会儿蓝河心中也蹿起一股邪火,他知道这事儿跟叶修没有半毛钱关系,根本不应该把气撒在他头上,但就是有种“都特么赖你”的情绪,有些无理取闹,却还是控制不住。

其实在圈子里混迹了几年,包养上位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闻。蓝河一直以来都希望自己有出人头地的那天,不指望自己大红大紫,但也希望一切的名声都是靠自己的实力赚来的。

只是当故事里的主人公成了自己时,接受起来又没有想像的那么容易。

媒体和群众可不会管你曾经有多努力,只要打上“被包养”的烙印,那么之前所有的坚持,都成了笑话。

叶修知道他眼下情绪不佳,只是说还在早上的老地方等他。蓝河从蓝雨的后门走出时,犹豫了一番,还是拐上了那条小路。

与来时的情绪截然相反,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车厢里的低气压让两人都在思考着些什么。

叶修知道杨绕的话很难听,但对于他来说,这种垃圾话攻击并不能产生什么负面buff。蓝河却不同,怎么说呢,像是还处于象牙塔里的人,永远正面,永远热情,并始终对一切现实善意。

如果说当初看到蓝河在面试被人欺负时他挺身而出是内心的正义感在作祟,那么之后自己却一直用这样一错再错的借口去接近他。解围的方式有很多种,他没法解释为什么自己选择了这样笨拙的方式。

那个晚上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某种隐藏的渴望,他潜意识里不希望蓝河因为自己而受了一丁点委屈,也希望在他情绪低落时,自己能陪在他身边。

可在他迈出了一步的时候,最终还是怯懦地转身逃了。

叶修知道自己一贯都不是在感情中游刃有余的人,他的保护层让他不敢坦诚,只能用不靠谱的方式去小心地试探。

明明有一个好的开头,却似乎是被自己弄砸了。

 

车再一次停到蓝河家楼下时,两个人都不得不打破这眼下的沉默。

蓝河在这一路想了很多,他有他自己的坚持,杨绕的话像是一把尖刀,刺破他心存的最后一丝侥幸。

“那个,我想跟你谈谈。”蓝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开了口。

他不敢去直视叶修的眼神,干脆低下头,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指节都有些发白。

“还是叫你叶老师吧。”

一旦开了头,盘桓在脑子里的话就比想象的容易说出口了。叶修摇下了车窗,例行从兜里掏出烟点上。

“其实我一直特别想对你说谢谢。不管是面试选角,还是杨绕,包括今天的事,我都特别感谢你。”

蓝河也摇下了自己身侧的车窗,“我很喜欢我现在这份工作。其实我妈之前给我算过卦,说我这辈子大概也没什么红起来的机会,虽然我觉得算命的人说得很有道理,但我其实一直有些不服气,很希望有一天靠自己的实力和努力一点一点红起来。我心里有这样可笑的坚持,话虽然这么讲,可是如果哪天时运不济真的被公司放弃,我大概也会接受现状吧。你看,其实我就只是这么一个随波逐流的人。但你出现的时候,确实让我又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期望,我过去很喜欢你的节目,之前偶遇认出你的时候还纠结了半天要不要上去找你签名来着。加上这几天一直都在跟你接触,更是了解到你和我想的一样,你在我心目中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但是,你可能会觉得我不识时务,好多人的留言其实我也看过了的,他们有说我山鸡成凤凰的,也有说你口味清奇的,还有杨绕说咱俩狼狈为奸的……”蓝河笑了笑,“我心理素质不太好,看到那些人这么说你,我确实心里也过意不去。我喜欢你,愿意把你放在远处欣赏,爱慕。你对我好,我很心动,也很动摇,可是我想要的是长久的恋爱关系,这样的感情对于我们这个圈子来说太难了,好像所有的阻碍都可以击倒这份感情。所以,我可能,没有办法再与你接触了……”

“我说,你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叶修打断了他,解开了还扣着的安全带,侧身凑向蓝河,双手捧起蓝河的脸,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嘴。


评论(16)
热度(452)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