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想坑

一个很纯情的人

花瓶 17

Chapter17

 

开机的时间已经定了下来,对所有工作人员来说,都是最焦头烂额的阵痛期。

对刚刚确定了恋爱关系的情侣来说,更是甜蜜的苦恼。

在蓝河的强烈要求下,两个人在工作时间保持了极高的职业素养,除开与导演正常的沟通之外,并没有丝毫联络。

起初还有小道消息灵通的工作人员等着看八卦,奈何这地下工作保密性甚佳,也只好相信两个人的绯闻大概是捕风捉影。

作为节目的负责人,叶修收工的时间要比蓝河晚上不少。有时候蓝河会在片场借口帮忙而留下来等他一起收工。蓝河最喜欢看叶修一脸严肃认真的工作状态,这种时候就躲在角落里抓拍对方的侧脸或者背影。有时叶修烦得烟瘾发作出去抽烟,他就假借去洗手间,绕路摸到楼道里,快速地给他一个拥抱再飞快地溜走,留叶修一个人在原地无奈地笑。

忙完之后再跟着大部队一起回到酒店,两人在人群里并不说话,偶尔并肩,偶尔前后,只偷摸交换一个眼神,但是依旧甜蜜。

小明星永远和颜悦色,录制节目十分投入,干起帮忙打杂的活儿来也很任劳任怨,混了不到一周就能把组里所有的工作人员人名叫得个七七八八,很是讨喜。有时候陈果都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在叶修面前夸一夸蓝河,说选了蓝河真是个不错的决定,多开一倍工资也可以。

“能让抠门的老板娘说出多开工资这种话来,说明那小子很有一套啊。”

叶修抽了口烟,嘴上不以为意,实则内心全是“我的人,那可不”的弹幕。

陈果瞥了眼故作淡定的叶修,眼角明显是遮不住的恋爱心绪。

 

可如若有心,就会发现每晚两人的房间电话始终处于占线状态。

还在热恋状态中的人,都有着无比的倾诉欲望。大概是有着认定彼此的笃定,相识之前的平淡无奇人生需要拿来分享,好让从前和余生都有对方的参与。

酒店的环境算不上太好,电话设备明显有着时间的痕迹。好在两人并不是普通的工作人员,也不需要跟其他人shareroom,所以捧着电话聊上整晚,也不会有人打扰。

多数情况下叶修习惯开着免提,一边听着蓝河在电话那头的絮絮叨叨,一边忙活手里还未完的工作,蓝河有时候听见电话那头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也就暂时不再过多言语,也琢磨起手里的录制安排,等叶修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这边,再顺着刚才的话头继续聊。

作为从没红过的人,蓝河其实很明白这次机会的难得可贵。比起自己的机遇来说,他又多了一层对叶修事业的在意,所以总是很努力地想要做得更好。

叶修也知道他的想法,只对他说,其实录制真人秀,不像是演戏,需要细细打磨一个可能与自己完全不同的角色,但是现在,他不需要考虑为了所谓的节目效果,去创造矛盾点来吸人眼球,只要做真实的自己就好。

 

三伏天里的拍摄格外熬人,工作人员已经超长待机疲惫不堪。正好今天的录制很顺利,叶修干脆宣布给工作人员放了个三天小假期来休整调节一下。

拍摄地点特意选在远离市区的场地,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带着大包小包一副长期抗战的准备。太久没有见到城市的烟火,刚宣布完这个喜讯,全场立马爆发鼓掌与喝彩,还有不知道是谁甚至吹了一声悠长的口哨。

叶修笑着安慰了大家,转头在人群里搜寻蓝河。捕捉到对方的身影,立马给了一个眼神。

蓝河原本也想趁机回趟家休息休息,收到了叶修的暗示,考虑到这难得能单独相处的珍贵假期,又把这个念头按了下去。

送走欢天喜地拎着行李箱撤场的工作人员,他看了眼手机,叶修并没发来什么消息。正好刚刚折腾出了一身汗,索性先回房间洗个痛快。

终于是清清爽爽再世为人,蓝河顶着擦头发的浴巾出了浴室。

手机被随手扔在床上,原本黑暗的屏幕亮起了消息提示,在洁白的床单上格外明显。

他解锁划开屏幕,收到了一条叶修的短信。

“收好行李,我在楼下等你。”

 

出门太仓促,蓝河只来得及把一些必备的东西匆匆塞进包里,出了酒店大厅,就看见路对面那辆熟悉的沃尔沃。

他笑着向车的方向挥挥手,一路小跑过去。

一上车就被充足的冷气包围,叶修瞥了眼蓝河明显有些湿漉漉的头发,洗干净的蓝河与走在校园里的清爽干净的大学生没有什么区别,总是一脸年轻无害。

果然还是嫩草好吃,他一边暗自嘲笑了自己,一边伸手往他头发揉了揉。

“瞎急什么,我们又不赶时间。”

叶修关掉了冷气,又将两边的车窗摇下。

“喂!你干嘛?又想上头条啊?”

“你这样湿着头发吹空调很容易感冒。”叶修摸着方向盘直视前方,全然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

蓝河看了眼全神贯注开车的人,发自内心笑了笑。

“你笑什么?”

“笑你啊。”

蓝河干脆面向叶修侧着坐,头靠着坐椅背,“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你是一个完全的矛盾体。明明面对狗仔一副桀骜不驯老子管你的姿态,怎么到我这就跟个老头子一样。”

“简单,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男人在你面前愿意放下对外的武装,就代表你是他认定要度过一生的人。”

“我呸,你这都从哪些狗血剧里看来的烂台词……”蓝河坐正,不去管对方的张嘴就来的糖衣炮弹。

“哥这是福至心灵的人生感悟。”

“快滚开,话说这是要去哪儿?”

“为了犒劳勤劳勇敢的蓝河同志,带你去个好地方。”叶修掏出烟点燃,“说起来,你到底对我这些工作人员下了什么迷药,怎么都像组团一样,不少人都来跟我刷你的好感。”

“什么叫下迷药刷好感啊,我这是实力证明我很优秀好吗!”

“是,刷好感根本没必要嘛,毕竟我们已经有负亲密了。”

“我靠你要点脸啊!”

“说起来,你还没坦白酒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叶修突然话锋一转,蓝河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其实说起那天,蓝河一直有些不好意思。

不管刘皓的话有多少可信度,自己却下意识相信了他的话,先乱了阵脚。如果那天不是叶修把自己从烂醉状态中解救回来,后续会发生什么,倒真不好说。

“也没什么,他不过就是细数了一下跟你有过风流韵史的名单,再告诉我,我和那些与你传过绯闻的人没有半毛钱的区别……”

“咳……”叶修明显被烟呛了一口,“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吗?”

面对叶修这句四两拨千斤,蓝河也没法反驳,极力想翻过这篇。

“说起来,你之前的那些绯闻到底怎么回事儿?”

“怎么,这是吃上醋开始清算旧账了?”

“谁吃醋了……”

“你呀。”

“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打我~”说完还嫌刺激不够,兴高采烈哼起了小调。

“……那天,对不起。”想起那天撒向叶修的无名火,蓝河也十分愧疚。

“好啦,没事,如果不是你那怒气表现出来,可能我也不会意识到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再说了,媳妇的打,就是疼爱嘛。”

蓝河十分没好气,环顾了四周,最后将目标锁定在始作俑者身上。他伸手,迅速地把烟头从那人嘴里拿掉,按下车窗果断扔了出去。

“蓝河同志,你说你,烟头怎么能乱扔,砸到花花草草的影响多不好。”叶修笑着看了眼气嘟嘟的青年,嘴上依旧不饶人。

“……”

见蓝河打定主意不理他,叶修这才重新接上刚才的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跟你之前,什么经验都没有。”

“胡说,一点儿也不像。”

“所以你这是夸我技术好了?”

“……滚吧!”

叶修乐得笑了几声,烟被强行丢掉也不介意,又重新掏出一根含在嘴里过过干瘾。果然,调戏起蓝河,其乐无穷。

“说正经的,你这是要往哪儿开?”

“别怕,哥带你去个好地方。”


评论(24)
热度(295)

© 随时想坑 | Powered by LOFTER